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广告位
文章正文
刘诚:写作课(14)(海子诗名篇导读)
作者:刘诚    发布于:2015-09-13 22:25:43    文字:【】【】【

               透过泪水看见马车上堆满了鲜花。

               豹子和鸟,惊慌地倒下,像一滴泪水
               ——透过泪水看见
               马车上堆满了鲜花

               风,你四面八方
               多少绿色的头发,多少姐妹
               挂满了雨雪。

               坐在夜王为我铺草的马车中。

               黑夜,你就是这巨大的歌唱着的车辆
               围住了中间
               说话的火。

               一夜之间,草原如此深厚,如此神秘,如此遥远
               我断送了自己的一生
               在北方悲伤的黄昏的原野。

这首短诗题名《花儿为什么样这样红》,引自《海子诗全编》。在海子这样的天才诗人那里,像这样的抒情短章,也许只是即兴游戏之作,通常不过一挥而就,海子本人也不大看重,却让一个平庸的诗人穷极一生也不能达到。
本诗通篇围绕马车意象展开:一架堆满了鲜花的马车无端而来,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巨大的马车,被马匹拉着飞奔而来,在世界的前台嘎然而止;为了克服强大的惯性,驭者不得不用力勒住马缰,以至好几匹奔马头颅高扬、前蹄腾空。我们仿佛看见它由远及近的全程,听见马匹奔走、叩击地面的纷纭的蹄声和粗重的喘息声、以及马车轮轴的刺耳的怪响。世界看来不是由创世开始,而是由一架飞奔而来的马车开始。它感动了诗人;于是一系列相近的意象纷纷派生:“惊慌地倒下”的“豹子和鸟”,风中“挂满了雨雪”的众多姐妹;而马车里堆满鲜花,铺满了干草,风就像是绿色的长发,干草为夜王铺就。但巨大的马车,不应当仅仅只是堆满鲜花和铺上干草,乃是为了人的出场——诗人想像自己是幸福的,就坐在高高堆起的鲜花中间,在原野上打马飞奔!
马车意象并不说明什么,却有着丰富的暗示。鲜明的经验,无限的大美,通常突然出现,强烈突兀,转瞬即逝,被生活包裹,一经消逝就再不回来,诗人——惟一的目击者也只是瞬间,带有一次性消费的特点,明明“透过泪水”看见一切,却不能挽留,只能与无限大美失之交臂。
世界本来贫乏、单调,因为一架马车的存在而具有意义。但这远远不是全部;接下来,诗人把镜头拉成远景,马车意象被放大,与黑夜重合:“黑夜,你就是这巨大的歌唱着的车辆/围拢了中间/说话的火。”火的意象突然横插进来,看似漫不经心,却与马车构成鲜明对照——它是在与马车说话吗?它为什么仅仅与“巨大的歌唱着的车辆”一样的黑夜说话、抑或只是在那里自言自语?它说些什么?一系列意象连翩而来,彼此呼应,连为一体,最终爆发为身世命运的沉重喟叹:“一夜之间,草原如此辽阔、如此宽厚、如此幸福/我断送了自己的一生/在北方悲伤的黄昏的原野”!而诗人意犹未尽,还要加上一句耐人寻味的诗题: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是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诗歌是一种意象的艺术。古今杰出诗人,无不在经营意象上竭尽心力。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其实并不是要求语言惊人,而是意象惊人。诗人不是要说出一个惊人的真理——真理当然也有诗的品质,但既然是诗歌,则任何深刻的真理都必须落实为意象,不然就很难具有艺术品应有的鲜活、圆润与硬朗。诗人的意图,靠意象实现,意象具有多向性和多义性,为审美和批评留下了空间。意象的创造,即诗歌的创造,意象的呈现,即世界的呈现,意象之外没有诗歌。诗人以意象为世界命名,并以它作为世界的象征。正因为如此,为了意象的营造,诗歌通常一意孤行,奋不顾身。每一个意象,都是一个兴奋点,许多小的兴奋点,围着一个中心兴奋点,其他次一级的、更次一级的意象,只是对中心意象的强调和展开,或者为了使中心意象更加顾盼生辉、摇曳多姿。如此看来,诗歌说到底,乃是一个由核心意象统率的意象体系,意象与意象之间通常没有桥梁——桥梁是存在的,可是被有意省略。意象的存在,使无形的流动的诗思,变得确定可靠、可捉可摸,也为通常盲无目标的阅读活动插上了路标;当意象在某个位置再次出现,我们会欢迎它,如同在异乡见到故人。
意象是诗歌的核心元素和传统领地,也是诗歌之为诗歌的看家手段,它使诗歌与以塑造人物为主要手段的现代小说区别开来。并不是只有诗歌史上的意象派才谈论意象,意象是诗歌共有的东西,正是在这一点上,新诗与古典诗歌、中国诗歌与外国诗歌完全相通——它们在意象的前提下统一起来,而所谓意象派,不过是对诗歌意象进行了某种符合自己口味的特殊处理。作为高度紧张的精神活动的后果,意象是自在的和自我满足的,通常一次成型,一经出炉,即具有一切包含一切。它是成熟的生命,其完满性与生俱来。意象来自世界,却不是生活现成物象的照搬,有时候看起来像是照搬,如这里的“马车”、“鲜花”、“火”、“姐妹”等等,但由于有了变形、突出或强调,或者仅仅由于被置于特定的语境之下,而成为一种特殊语言,因而无不被加载上诗人生命的丰富信息。我们可以通过作品轻而易举地进入诗人的内心。结果是,一个诗人有一个诗人的意象,意象成了诗人精神活动的某种产品,打上了特定诗人的精神印记,很容易就能认得出来。这里暴露出一个诗歌创作的秘密,即诗人必须通过生活的操守和修持,使自己成为一个高品质的生产意象的熔炉,并确保这座熔炉永不退化,永远保持足够的火候;这当然很难,但所谓诗外功夫,就在这里。
意象在技术以外的地方活动;技术使意象加强,某些方面变得突出,但不能保证它一定产生,虽然成熟的技术对于诗歌的创造绝对必需。如此看来,与其在诗歌里犯贱,耍贫嘴,不如弄好一个意象;与其在诗歌里卖弄哲学,不如经营好一个意象——意象才是硬道理。我们太需要这样的诗歌了:它牵引着层层叠叠的意象体系无端而来、无端而去,我们心中却已是回声四起。

浏览 (757)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刘诚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