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广告位
文章正文
古岛:汉中当代诗歌与诗歌运动
作者:古岛    发布于:2016-12-24 21:10:45    文字:【】【】【
汉中,北依秦岭,南接巴蜀,滔滔汉江从这里流过,两代王朝在这里奠基,境内两汉三国历史遗迹如繁星密布,历史文化积淀非常深厚。汉中是汉文化的源头,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素有“汉家发祥地,中华聚宝盆”的美誉。据专家考证,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诸多篇什都与汉中风物直接相关,群星璀璨的汉唐文学,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源头,李白、杜甫、岑参、李商隐、苏轼、文同、陆游等历代诗人都曾在片土地上探访揽胜、流连忘返,留下了瑰丽的墨迹诗章,仅陆游一人的传世诗作,就有三百多首与汉中有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汉中,既是汉民族、汉文化的肇始,也是中国文学中国诗歌的滥觞。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汉中诗人群体从一开始就站立在当代诗歌的最前沿,并通过自己勤奋踏实的创作实践,向中国诗坛贡献出了一大批扎实硬朗的优秀诗歌,书写了自己的辉煌,汉中也因此成为陕西乃至中国诗歌的一座重镇。
刁永泉,自1978年在《诗刊》发表诗作以来,先后在全国各大重要刊物发表了大量现代诗歌,并出版了诗集《梦湖的鹿》、《山谣》、《梦游者》、《情感与理解》、《回归家园》、《神.鬼.人启示录》等,只是由于当时某些偶然因素,本可以参加《诗刊》第一届“青春诗会”,却永远错失了这样一个使自己的诗歌声名远播的机会。
李汉荣,现在是汉中市作协主席,人们大多只知道他是一个有鲜明风格的散文作家,但他其实首先是一位出色的诗人。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先后出版了诗集《母亲》、《驶向星空》、《想象李白》等,被评论家沈奇称为“星空诗人”,称其诗是源于古典、顺乎现代的“大诗语流”,有超现实、超时空的“圣诗境界”。他的诗“立足传统,着眼现代,以古典浪漫主义诗魂为圣火,融东西方诗质为一炉”,“将思想、情感、文化、自然、幻想、现实等整合为一体”,“创造出一个理想化的彼岸世界”。
同为五十年代生人的刘诚,其文学活动开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1986年出版诗集《走向人群》,被汉中先锋诗人赵栩、坡子等诗友称为“狂飙诗人”,此后大艺术家范曾先生亲笔来信表示“激赏”,称其诗“奇谲瑰丽,而又峥嵘确荦”,“唐之李贺、吴文英或可伯仲”。新世纪以来,刘诚陆续出版了20年诗歌结集《愤怒》、网络诗集《词语的暴动》,长诗单行本《命运•九歌》,诗学理论集《先锋的幻想》、《绝对的力量》,小说集《傍晚运水的妇女》,长篇小说《十面埋伏》等,诗集《如此葵花》待出版。2006年,发起创立“第三极神性写作”诗派,2007年创办大型纯文学刊物《第三极》,以“神性写作”的诗歌创作和理论创造,为当代诗坛注入一股鲜活强大的骨血和清正之气。“第三极神性写作”诗派已经被陈仲义、张德明等诗歌评论家以专章形式写入诗歌理论专著。其长达6000余行的巨型长诗《命运•九歌》自成型后受到众多诗歌评论家和诗界同行追捧,好评不断,评论家十品更将其与昌耀《慈航》、海子《太阳.七部书》、大解《悲歌》、洛夫《漂木》等一起列入“中国当代十大长诗”,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诗歌继海子《太阳•七部书》之后的又一个长诗里程碑,诗歌评论家荣光启博士称它是“第三代诗歌的重要收获”。
除“第三极神性写作”暨《第三极》外,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迄今,汉中境内较有影响的诗歌团体和民刊还有:王有泉、邹赴晓、屈永林发起创办的《田野风》,石跃强等发起创办的《红叶》,武靖东等发起创立的此在主义诗派及《此行诗刊》,古岛、子非等人发起创办的《乌鸦》等,其中《第三极》、《乌鸦》于2010年、2014年分别获《中国诗歌》杂志年度“十大民刊”称号,并被特别推荐。
2012年5月12日,汉中诗歌研究会成立。该会以第三极神性写作在汉主力诗人为主体,主席为当代诗人、理论家、第三极神性写作首倡人刘诚,青年诗人古岛、黄文庆、屈永林、叶平、武靖东、曾鸣担任副主席,青年女诗人、美术家李秀芳任秘书长。自成立以来,以宏大的理论视角审视当代诗歌,参与当代诗歌进程,在2011年度“中国当代诗歌精神重建暨第三极神性写作高端联谊会”(汉中诗会)基础上,发起举办了三届“第三极诗歌节”共32场有声有色的诗歌活动,先后举办(或参与举办)了汉中诗会、汉中南湖诗会、城固桔园诗会、第三极“极地之光”——陕理工金秋诗歌朗诵会、陕理工诗歌大奖赛,召开了“文化名市大家谈”、“宁强《四人诗选》首发座谈会”、“中国诗人吟汉中”(参与)、“高铁时代与汉中”、“陈村诗歌朗诵会”、2015年底“微信时代的中国诗歌”等大型诗歌朗诵或高层次诗歌研讨活动,接待(或参与接待)了谢冕、吴思敬、杨匡汉、陈仲义、徐敬亚、王小妮、燎原、李震、刘亚丽、张德明、沈奇、老巢、安琪、董辑、十品、原散羊、宋醉发、南鸥、敬文东、简明、龚学敏、大解、大卫等,承办(或参与承办)了“中国诗人咏汉中”诗人采风团、陕西诗词学会大型老干部诗人采风团、陕西青年文学协会“美丽中国,汉中诗会”30人采风团等多起外地诗人理论家来汉采风活动,编印会刊《文化汉中》(季刊)11期,组编并发行了大型流派诗刊《第三极》共七卷,刘诚、古岛、武靖东、柳必成、子非、黄文庆、程川、刘兴聪、宋爽、蓝雁等诗人的诗歌或理论作品,分别在中省诗歌赛事中获奖并被省内外重要诗歌刊物推荐,一批优秀青年诗人经由第三极神性写作诗派和汉中市诗歌研究会提供的平台得到迅速成长。
汉中的诗人和诗歌写作者人数众多,热情高涨。从五零后到九零后、各年龄段都有,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借助新媒体谈艺论道、切磋诗艺,创作起点也较高。经过多年的创作实践,有的已经出版了自己的诗集,他们是:古岛《吹箫》、武靖东《我,在此》、刘兰鹏《诗意追寻》、郝雁飞《马兰花旁的吟唱》、蓝雁《零度阳光》、裴祯祥《指尖上的舞蹈》、丁小村《简单的诗》、子非《麻池河诗抄》、王飞《故乡的原风景》,程川、屈永林、古岛、邹赴晓诗歌合集《四人诗选》,刘乐《女性照亮的世界》,李萍《感动岁月》,易诗阳《心的光》等。黄文庆,近年以“濮水钓叟”为网名活跃于网络,一手写诗歌,一手写评论,一手写散文,其诗灵动飘逸,婉约耐读,且创作甚丰。青年诗人羊白、肖建新、李兴彦,相继进入文学创作的成熟期,前者兼顾诗歌、小说、散文和评论,后者主攻诗歌与评论,李兴彦专事诗歌创作,时有作品见诸网络和纸媒,引起各方关注。曾鸣、呦春、李东、杨康、何定明、陈禹朋、高嘉、马成、金清杰、万敏杰、周延峰、姚长德、周志峰、伍宏贤、陈华春、赵栩、杨安平、孙久林、毕立格、黑河、黄兵、符亮亮、陈全成、李慧剑、张明、梁攀、庞嘉树、石建强、定军山人、盛宴平、张鸿雁等,也时有新作见诸报刊。供职于汉中职业技术学院的李青石,本来是成就卓著的文艺评论家,一向以汉中诗歌“园丁”的姿态,积极评诗论诗,参与诗歌活动,偶尔“染指”小说和诗歌,质量不亚于专业诗人;《洋县文艺》执行主编叶平是成绩颇丰的散文多面手,出版过七部文学专著,近年也时有诗歌和评论见诸报刊。与此同时,汉中还活跃着一支青春靓丽、阵容整齐、颇具爆发力、冲击力的青年女诗人群体,她们是:刘兴聪、蓝雁、李秀芳、宋爽、李雪茹、李燕、李萍、易诗阳、龚辰、侯莉、高视惠、李玉华、张雅、徐艳、金霞、吴静、杨茜、高敏、宁慧平、吴全红、杨菁等,这些青年诗人不仅是诗歌运动的铁杆支持者,而且坚持诗歌创作,先后在省内外诗歌文学刊物发表大量诗歌作品,其中像刘兴聪、宋爽、蓝雁、李燕、宁慧平等,在网上受到热捧,格外引人注目。
这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王有泉和柳必成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涌现出来的优秀“第三代诗人”。其中前者于八十年代中后期下海创业,如今风生水起、企业越做越大,成为汉中著名茶人、羌文化收藏家和诗歌“铁杆参与者”、“赞助人”;后者于同期进入仕途,后走上领导岗位,如今在政府承担重要工作,尽管工作十分繁忙,但二人依然钟情诗歌,坚持着纯粹而高迈的精神守望,继续坚持诗歌创作,时有新作发表。青年诗人柳必成刚刚出版的诗集《茶之语》,诗艺纯熟,印制精良,其中不乏震撼之作,先后被《星星》、《草原》、《诗歌月刊》、《延河》、宁夏《诗原》、源流中文网、汉中高端生活网、中国诗歌网等中省文学刊物和网媒转载,引起广泛关注。宁强九〇后诗人、陕西理工大学2012级学生程川,先后获第三届复旦光华诗歌奖、第三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2015《星星》年度大学生诗人奖,成为当代诗坛的后起之秀。而甘肃籍汉中青年女诗人张小红,以古体的语言,直面当代斑驳陆离的打工生活,抒写新时期社会底层的离愁别绪,完全区别于一般古体诗词写手对此种文体的抚摩把玩,引起各方关注和热捧,成为汉中以古体诗词这一特殊形式参加“青春诗会”的第一人,被论者称为“乡愁小红”,成为汉中诗坛的“异数”。
值得一提的还有,第三极神性写作后起之秀、九零后诗人刘知己,以汉中同城传媒为平台,接连策划承办了多起诗歌公益文化活动,积极参与承担《文化汉中》的编印和发行,同时创办《同城生活》杂志、汉中高端生活网、莲花圣手作文网及翼传媒新知识等新媒体,大力推荐诗人诗作,先后为刘诚、老巢、安琪、施施然、古岛、黄文庆、柳必成、子非、屈永林、叶平、刘兴聪、蓝雁、张小红等推出彩色专版,为活跃汉中诗歌提供了新平台。第三极神性写作后起之秀、90后女诗人易诗阳,才思敏捷,想象警奇,得到刘诚和已故著名老作家周竞先生联袂推荐。
凡了解汉中诗歌的朋友都知道,汉中这块地方地处中国腹地,远离北京、西安等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对汉中诗人操作诗歌创作和诗歌运动这一高难的活计构成了严重的限制。汉中诗人们的特别可贵之处在于,没有去怨天尤人,也没有仅仅满足于“在生活和诗歌的迷津中自我搏斗或藏身取暖”,而是高扬人性,时刻葆有一个真正的诗人、一个文化持守者、一个知识分子所应具有的道德良知、写作伦理和艺术自觉,决不随波逐流,也不得过且过,他们的诗歌没有沦为时代的传声筒、廉价的修辞练习和梦幻中的诳言呓语,而是始终保持了伟大诗歌应有的纯粹、骨血、钙质。因为我们深知,我们面临的时代虽然看起来繁花似锦、光鲜无比,其实仍然是一个“被惯见和粗鄙的时尚所引领的时代”,同样也是一个思想贫乏、且被噤声和反复出卖的时代。到处都是对金钱和权力的膜拜,我们被“娱乐至死”的鼓噪和浮沫包围,好在汉中的诗人大多数是清醒的,他们一直在努力,因为他们深知现实的水域有多深,语言的边界就有多广,诗歌探索的道路就有多长。

浏览 (473)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古岛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