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广告位
文章正文
重现人类进化的壮丽图景
作者:刘诚    发布于:2017-02-05 15:54:18    文字:【】【】【
重现人类进化的壮丽图景
——读科普著作《人类的起源》
撰稿/刘诚
 
人类是进化的产物,还是神的创造?是某种突然事件的痕迹,还是一个沉闷过程的必然结果?长期以来,神学家和科学家各执一辞,互不相让。科学家信誓旦旦地指称,所有生命、包括人类这样的高级生命系统,都是由单细胞进化而来,但能够佐证这一进化过程的证据如此稀少,以致在很多时候难以令人信服;而《圣经》干脆把人类的产生描绘成一个处心积虑的事件,创造人类的复杂过程,在一天之内完成。“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女。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的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它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圣经•创世纪》里这样写道。(见《圣经文选》,第6页)而在中国,口口相传的历史告诉我们,人是由人类的始祖——女娲神用黄土捏成,而女人则来自男人的身体,是从那里取下的一根肋骨所变。但《人类的起源》,以冷静的笔调和令人信服的材料,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解释。
《人类的起源》是一本科普著作,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作者理查德•利基,是肯尼亚国家博物馆馆长,对人类的起源和进化有过深入的研究和重要的发现。作者为我们概括了人类进化的四大事件:大约700万年前人科本身的起源;随后两足行走的猿类物种的“适应辐射”;大约250万年前脑量的突然增大、亦即人属的起始;现代人的起源。接着提醒读者,其中两个最重要的节点,需要给以特别关注。一是食物范围的扩大,即肉食的发现。这也许只是直立行走所带来的众多好处中的一个,但在人类进化史上,却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当我们的祖先发现了持续地制造锋利石片的诀窍时,便有了人类史前时代的一次重大的突破。人类突然能得到以前无法得到的食物”(见《人类的起源》,第32页,理查德•利基著,吴汝康、吴新智、林圣龙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9。)作者这样写到。根据作者的描述,当大型食肉动物用尽了猎物离去,大地上只剩下一些肉的残片和骨头,这时候我们的祖先,从隐蔽的地方走出,来分享这些碎片和骨头里的骨髓。这也许并不光彩,但食物结构的改变和蛋白质的摄入,对人类智力的发育和体质的改善,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积极作用。新的生存法门被打开,人类食物的来源开始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为丰富和前景广阔,生存对于人类,成了一件比较容易的事情。正如作者所说:“猎取肉食和采集植物的结合作为一贯的维生策略,是人类所独有的。这种维生策略惊人地成功,使人类能在地球上除南极洲之外的每个角落繁衍。人类能在不同的环境中生存,从水汽蒙蒙的雨林到干旱的沙漠,从肥沃的河岸地区到不毛之地的高原。各种环境所能提供的食物完全不同。”(见《人类的起源》,第46页,理查德•利基著,吴汝康、吴新智、林圣龙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9。)由此带来的结果是,早期人属在数量上的迅速增加,成为与南方古猿争夺食物资源的主要竞争对手,并最先走出非洲,而南方古猿,却在直立人与狒狒所带来的双重压力下渐渐灭绝。进化的第二个重要关节是脑量的增加。人类学家十分惊讶地发现,在最近大约20万年的时间里,人属的脑量由原来同南方古猿大体相当的400毫升,急剧增加到今天的平均1350毫升,而这被认为是种间“军备竞赛”的结果。这个过程,包括了工具的制造和使用、越来越复杂的社群的协作等的促进,但在其中起关键作用的,显然是语言的产生(理查德•利基这样写道:“口语的进化是人类史前时期进化的一个转折点。人类有了语言,就能在自然界中创造出多种新的世界:内省意识以及我们创造的并与他人分享的我们称之为‘文化’的世界。”见《人类的起源》第92页,理查德•利基著,吴汝康、吴新智、林圣龙译)——语言不仅仅是沟通的工具,事实上也是人脑生长的发动机,是磨砺人类精神的有效手段——正是语言的运用及其持续不断的强刺激,直接导致了人属脑量的迅速增大——而脑量在进化史上的逐步增加,可能意味着生物学优势更大的进步:较大的脑意味着较聪明的生物。
这是一场没有温情、也没有任何公平和正义可言的生存竞争,机会只有一次。在这场以活下来为核心的生死之争中,所有的物种,无不奋全部智力和体力以赴,结果有的成功了,有的却不得不从地球舞台上黯然退出,从而塑造了今天世界上无比丰富多彩的生命形态。人类学家所揭示的真相令人震惊,然而更令人震惊的是这项工作的难度。生命如果是一幅壮丽无比的画卷,人类的产生和进化无疑是其中最华彩、也最令人关心的部分,只是证据之少,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事实上,所有人类学家所从事的工作乃是难乎其难。“每一个人类学家都梦想能发掘出人类远古祖先的一副完整的骨架。可是,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个梦想还没有实现。”作者写到,“死亡、掩埋和石化等变化莫测的因素导致了人类史前时代记录的贫乏和破碎。离体的牙齿、单块的骨骼、破碎的头骨片成了重建人类史前时代故事的主要线索。”(《人类的起源》,第1页,理查德•利基著,吴汝康、吴新智、林圣龙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5.9。)时光带走了所有人群,只有极少部分被大自然的土层掩埋和石化,这少数被石化的证据,即或知道它们的存在,也知道它们的出土非常有助于揭开人类进化之谜,但却完全不知道它们被埋藏在茫茫世界的什么地方,其中或许只有极少的个例,会被地壳的运动抛甩出来,恰好被某个正好从那里经过的人类学家发现。

浏览 (25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刘诚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