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广告位
文章正文
宋爽诗八首
作者:宋爽    发布于:2017-02-11 21:58:03    文字:【】【】【
宋爽诗八首


《一棵想变成树的草慢慢长稳在自己的位置》

就守着这一小城的宁静
那一江水向东流的奋不顾身
我只能在盆地中部
稳在一棵草的位置
不开花   只恪守枯荣的宿命

我曾经多么想长成一棵树啊
一棵会移动的树
比如一阵大风
就能从一个盆地跑向
另一个盆地 

《那个人在江边疾走》

那个在江边移步换景
打开手机顾不得说话的人
那个把满眼的江水
淌成汗水的人
那个企图甩掉最后的夕阳和芦苇纠缠的人
那个要把年龄和疾病都掷向远方的人
那个试图走到前面去的人
那个要拼命走出自我
追上灵魂的人
那个差点走成不是他自己的人
在江边健步如飞

那个就要在草尖上飞起来的人
我觉得
他的影子在后面费劲的追赶
他们就快成为一个人
然而
还有那些渔夫在水边垂钓自己的影子
他们的影子多么轻松
只是在水里微微荡漾
那些在路上漫步的人牵着自己的影子
那些影子多么悠闲  和他们若即若离
可那个疾走的人
他带着他的影子走得多么仓皇
简直像带着他的影子
试图瞒着众人的目光一起私奔

《上水渡》

阳光好的让人想哭
上水渡 上水渡
多么像一个人的名字
这一滩鹅卵石肩挨着肩
紧紧抱在一起
捡起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扔去很远
它还在它们中间
这远非我那些情同手足的兄弟姐妹可比
背后四号桥的斜拉索闪着白光
左前方裸泳的人们
努力把自己投向冰冷的江心
垂钓的老人在更远处一言不发
他钓着一江巨大的宁静
那只深卧的狗更像一个思想者
它眼神里深邃的孤独感
这让我想起苏格拉底和柏拉图
一对奶牛情侣耳鬓厮磨
它们一定没有离婚的顾虑和抑郁症
孩子们的喧闹都不能打破
这满河滩强悍的寂静
山在山的远方
水在水的深处
各安天命
我在一大片阳光的石头上读诗
天哪
这种享受在这个忙乱的冬天
多么过分

《谁病了》

外围的群山看久了都向一边倾
胡乱将雁群扔过头顶
白云附耳面授机密
它们在等待一阵大风集体叛逃
它们的撤离让盆地不再是盆
只是地

而我端坐盆底
看守这条被称为江的河
和这个贫血的秋天
荒草和白露
忙着掩盖所有通向你的道路
遍地开满花朵般的嘴唇
没一朵是我的
也没有一个试图说出
这个秋天藏匿过深的秘密
语言凋谢的很厉害
字词的零部件飘落的满地都是

我也知道啊
幸福滚烫骄傲冰冷
而他们都很好的
藏起了它们的面孔
我反复尝试
也无法用梦的锋芒逼黑夜举手投降

这鬼头鬼脑的星星多么清醒
而一手遮天的大雾明早一定会到达
如果有上帝他走时
一定带走了这个世界的门把手
我只能躲在一盏灯透明的阴影里
妥善打开一些词的内部
并用左手给右手把脉
在白纸上得出结论
生活和我
总有一个  病的不轻

《退回去》

将没有什么是必须发生
拔尖的刹车声  只是众人的一个幻觉
她根本不在桥上
没有人把自己推向锋利的车轮

更早时候的事情不是这样的
一个名字绝不会发出沙沙作响的爱情
他们礼貌如一个陌生人撞上了
另一个陌生人
他只是一箱匆匆的行李
她只是桥上看云  看水那人
一朵落花覆盖了另一朵落花的声音

退回去  他的列车就永远不会到达
她的小站
镜中空无一人
退回去
那个写剧本的人
刚提起了笔

而更远处斑孤鸟叫了三声
它唤出了一大片
忍无可忍的宁静

《强迫症》

开着的门缝让人焦灼
不喜欢虚掩这个词
还有闪烁  停顿  犹豫  口吃
它们让人接不上气
让夜晚危险
让一条鱼目睹看不见源头的水滴断续
滴——落——
不喜欢焰火前列腺炎似的
投掷出吞吞吐吐的光亮
不喜欢站着的东西倒下不被
扶起
顺带不喜欢半开的柜门
拉开的拉链
你张开的嘴咽下话的   迟疑
不喜欢楼上迟迟不肯落地的
第二只靴子
要关上无数可能之门
或者洞开
我无法让一颗或者几颗星星
在没拉好的窗帘缝里
眨着诡异的眼睛
而我还能不被它们的神秘
惊醒
我必须关上窗户的眼睑
然后才能关上我的

《年终》

阳光很脆很干净
窗明几净
那株陷入枯萎的植物在拼命的绿
这个阴历年已进入倒计时
没有什么是必须发生和不能发生
厨房里卤肉的香味窜来窜去
一些远远归来的人在发疯的铁中内心前倾
序曲和尾声成为混音
所有的缺口都将打开
所有细碎的光阴都将汇入长流
有人在身边
有人在远方
有些必须结束
正如有些 正在开始

《父亲》

父亲本能的抵抗钢筋水泥的疯长
一挫身隐进老家的苍翠
把自己变成一棵耳背的树
拒绝噪音  盛满露水

父亲是放心不下那四合的老宅子
说  一百多年的历史
不能说荒就荒了
野草再怎么野
也不能登堂入室

何况燕子们仍需在檐下筑巢
何况房后厚起来的树
院前薄下去的庄稼
不能让它们长的六神无主

父亲说着就守住空下来的巢
守着秋千架上我们曾经摇晃的童年
抱着一小片黄昏
把孤独裹进烟卷
把乡村的夜晚
一寸寸抽短


浏览 (380)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宋爽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