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广告位
文章正文
何刚:钟情红木十四年,为伊消得人憔悴
作者:《同城生活》    发布于:2017-05-01 10:17:35    文字:【】【】【
钟情红木十四年,为伊消得人憔悴
——访汉中雍雅居古环境艺术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何刚
提问/《同城生活》DM  图片/雍雅居精品红木馆

《同城生活》:对《同城生活》的读者,何总并不陌生。请介绍一下雍雅居吧。
何 刚:雍雅居精品红木馆全称汉中雍雅居古环境艺术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位于汉中西环路与虎桥路十字黄金商业地段,营业面积1200平方米。2010年11月成立以来,坚持强化特色,诚信经营,知名度与美誉度稳步提升,客户信赖度、忠诚度与日俱增。为什么叫雍雅居呢?顾名思义,雍者,壅也,引伸形容仪态温文大方,雍荣华贵。雅者,正也,正规,标准,美好,高尚而不粗俗。“雍雅居”这个词语表达了我对红木家俱的某种理解和评价,也反映着我的某种人格理想。目前雍雅居主要经营自有品牌——雍雅居红木自营定制家具,代理中国020家具网购红木著名品牌美家居、中国境内最大红木品牌立信红等,此外还承揽古建工程,已成为陕南最大集古建、园林策划与设计施工、文玩鉴赏收藏和红木家具销售于一体的综合经济体。

《同城生活》:你是什么时间介入红木市场的?记得你谈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流行喇叭裤、哈蟆镜、大鬓角的时候,你正在汉中倒腾收录机呢。这其中有什么故事?
何 刚:说来话长——我以前的确并不经销红木。我是汉中人,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生于南京,长于兰州,后来随父母回汉中上了汉中农校,毕业后进入国有企业工作。80年代末期企业不景气便辞职下海,最初倒腾摄录像机,之后又介入过放电影,批发过钟表,开过酒吧,经营过商场,拎着大包小包东奔西走赶过商品交流会,啥能赚钱就卖啥,吃过不少苦头。我四出探索、寻找出路的漫长经历,几乎伴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全程。2003年,由于某些偶然的机缘开始介入收藏,主要收藏中国古钱币,集邮,玩盆景。我这个人文化水平不高,却从骨子里喜欢传统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浓厚兴趣。当时也谈不上收藏,只是很边缘的有一些介入。汉中地处内陆,各方面观念滞后全国一大步,当外地收藏已经很热的时候,汉中人也只是知道了还有收藏这么一个“新奇”的行当。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有一点钱就买进,买回来便持有,自己欣赏,感觉到一种特殊的乐趣,很愉快。也是自学,没有指导,甚至没有交流,因为那个时候汉中做收藏的人很少,大家都只是自己买着玩,并没有想到或指望有朝一日通过藏品增值来发财。通常是每到一个城市,就到专业市场上去淘,去转悠,去欣赏,碰到合心的就吃进一点。由于初涉收藏,经验不足,我对老东西基本不碰,主要收藏新东西,新东西真材实料,容易鉴别,一般不会上当。当时全国也没有炒起来,价钱也不高,藏品也不像现在这么贵。后来到了九十年代末投资开矿,这一次吃了大亏,多年倒腾商品辛苦积攒的一些积蓄全搭了进去,这个时候对前途感到很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那时人真的很灰心,后来多方考察,被迫卖掉了一批珍贵的海南黄花梨藏品,这才于2003年11月开办了雍雅居精品红木馆。

《同城生活》:从2003介入收藏到2010年创建雍雅居精品红木馆,期间整整七年时间。请问在这段时间里,你收藏到什么样的好东西?能否给我们的读者晒一晒?
何 刚:这七年间我主要以收藏海南黄花梨中高端红木家具为主,兼及文玩古钱币等。我收藏的东西中,下面一些自己比较珍视:一是收藏过一副海南黄花梨圈椅,买价七、八万一套,现在增值百万了。开矿亏损后,感到前途很茫然,不知从何做起,不得已卖掉了一批黄花梨藏品,其中就有这一对海南黄花梨圈椅,这让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忍疼割爱”。二是黄花梨精品雕件,其中最值价的有山水人物精品,这些至今仍然保有。三是古钱币:从刀币一直到近代币,都有收藏。四是也收藏了一些字画,当然于中国字画我不很在行,这里面赝品多,水很深,我只是偶尔收藏一点。

《同城生活》:收藏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纯粹为玩,只进不出,自得其乐;还有一种便是冲着藏品的增值而来,看中的是藏品增值带来的暴利。你属于哪一种?
何 刚:收藏确实给一些人带来了暴富的机会。早年搞收藏的,有些财富暴增,翻了好几番的也不少。藏品严格说来无价,完全是个供求关系,物以稀为贵嘛。不过就我来讲,显然属于第一种。因为起步相对晚很多,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有说是想到增值才来玩这个。当时下海闯市场,完全脱离了体制,风险莫测,老想着能进入一个自己喜欢而且也有价值的领域,收藏正好具备这样的性质便进去了,目的无非图一个老有所玩,老有所依,有所陪伴,老有所乐。收藏确实也达到了我的愿望,你只要进去了,慢慢便形成了一个圈子,从此认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会感受到一种特殊的乐趣。人说玩物丧志,我看也没那么绝对,你自己不丧志,那个志就还在。圈子里都是一些大玩家,大家只买不卖,相互把玩品评,交流心得,里面也有很深奥的学问。最好的境界是把一生积蓄都变成藏品,同时在其中淘冶性情,乐在其中。

《同城生活》:现在不少人谈论收藏,其实并不是很懂。能否给大家介绍一点呢?
何 刚:老实说,直到今天,我也不敢说自己就搞透了收藏,这里面学问太多了,我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积累了一点经验和苦辛。一般说来,收藏品是一个统称,例如瓷器、珠宝、邮票、陶器、景泰蓝等等。具体来划分的话,可以分为自然历史、艺术历史、人文历史和科普历史四大类。常见的收藏品有邮资票品,钱币,珠宝玉器,奇石,陶器,瓷器,漆器,书法绘画,其它还有雕塑、绘画、仿制书画等。收藏往简单了说,就是收集、保藏这些物件的一种行为。我身边的朋友,有的专玩钱币,有的专搞字画,有的专玩漆器,有的专玩青铜器,还有的专藏古旧家具,还有的专藏邮票,还有专门收藏文革藏品的,也有的专注于玉石,有的专收瓷器,门类繁多,无所不包。换句话,生活的领域有多么宽广,收藏的领域就有多么宽广。限于兴趣和财力,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做,根据各人的条件和偏好,总会有所侧重。

《同城生活》:单就红木家具来讲,也有低端和高端之分。雍雅居走哪条路线?
何 刚:雍雅居经销的红木家具,从低端到高端都有涵盖,完全可以满足多层次的消费需求。我们是一家实体店,总要考虑到市场的需求。不过说心里话,在这一行浸淫久了,方知这一行做来也很辛苦。很多人只是喜欢,普遍认知度不高,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和一个略知皮毛的朋友,你很难有效地对话。单就红木家具来说,就有五属八类33种材质,都叫红木;便是同一种材质价值也不同,甚至差别很大。为什么呢?比如一件红木产品,它是独板的还是拼板的?是无节无拼的,还是相反?价值都不一样。目前红木市场鱼龙混杂,一些不良商家甚至以低端白木冒充红木,货真价实的东西反而深受其害。面对这样一个混乱的发育中的市场,我们作为本土红木销售公司,有义务为消费者答疑解惑,承担起培育市场、引导市场、服务市场的重任,做好红木家具消费的贴心顾问。从雍雅居经营情况看,来店里消费的多为回头客,大部分来店里买红木家具的首先还是出于实用,他花钱买回去,首先就是因为它能用,桌子可以当桌子用,卧具得用来睡觉,坐具得用来坐,它首先是一个具有实用价值的物件。如果说它有什么实用之外的价值(如收藏价值),那也一定是寓于实用之中。都是实用,那为什么一定要买红木家具呢?一是它无形中提高了居住的品位,一套货真价实的红木家具,可以把主人的生活质量提升不止一两个档次,它很可能体现着这家人的一种文化的修养和境界,用得舒心,用得高端有档次。二是红木家具还有一个突出的好处是,它越用反而价值越高。一些人认为红木家具贵,其实它的性价比远比一般家具要高,因为红木家具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它越用光泽越好,越用越有价值。也不会被虫蛀,因为它硬。随着时间的沉淀,使用的时间越长,包浆反而越好,越圆润,不像其他家具用得久了,便破损成了一堆垃圾,一点用也没有了。也就是说,大家虽然是冲着实用才来购买的,可到了最后,红木——尤其是高端红木家具的价值增值那也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它是慢慢体现的,不能太急功近利。

《同城生活》:你怎样看汉中的红木市场,它的前景好不好?只不过几年十年的时间,汉中一下子冒出了好多家红木家具经销商,竞争好像也是很激烈的是吧?
何 刚:竞争的确很激烈!不过这也是市场的常态,好在各做各的生意,大家都上来了,说明市场正在发育壮大,其实是个好事。但无论竞争多么激烈,我至今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古诗里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用这一句诗来比喻我在收藏和红木家具领域里面的坚持,应当说是十分的恰切。在一个大变革的年代,亲身经历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所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我在收藏和红木家具领域里面浸淫得反而更深了。我想这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天性里有这个东西,从骨子里爱这个东西,收藏品和红木家具所散发出来的那样一种幽深静雅的高贵气息,对我来说十分吻合,这是其一。其二也正是因为我看好汉中,看好汉中红木市场。汉中是两汉三国古战场,大汉王朝在这里发祥,三国时代几大政治军事集团在这里展开拉锯式的争夺战,许多历史文化名人在这里留下了深深的足迹,汉中的历史文化底蕴是非常深厚的。当然从地理上讲,汉中是一座内陆城市,偏处西北腹地,交通不便,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优质红木家具流向这里的很少。随着近年造城运动,汉中城市规模迅速扩大,尤其是新机场的投入使用,几条高速公路相继开通,西成高铁也即将建成通车,汉中实施“双百战略”,城市规模成几何级数扩张,现在经济社会形势可以说是发生了巨变。首先汉中交通今非昔比,加之便捷的现代物流,再也不用担心红木家具的运输了;二是汉中人引以为荣的两汉三国文化骨子里就有,过去没有条件追求生活品位,现在物质生活大幅提升,随之而来的必然是精神需求的空前高涨,造成的结果是人们对红木家具、文玩物件的需求不断上升,昔日昂贵的红木家具,昔日只有达官贵人才能享用的红木家具,越来越走入寻常百姓家,在一般家庭里,在楼堂饭所、商务接待、办公场所已是随处可见。与全国经济发达地区相比,汉中这个市场总体来看仍然在发育,在扩展,但前景是非常广阔的,这也是我在这个领域里坚持、深耕细作、决不言弃、并且乐在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同城生活》:你平时的生活是怎样的?未来有什么新的打算?
何 刚:平时也就是读书旅游,到处走动走动。我这个人比较散淡随意,也没什么具体的目标。总体来说,也就是一手抓收藏,一手抓红木家居文化的普及。收藏主要专注于高端,强调专业,向极端发展;普及主要致力于培育市场,普及红木家具鉴赏,让更多的市民都能认识和接受红木文化,享受到红木高品位生活所带来的乐趣。

浏览 (152)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同城生活》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