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广告位
 
广告位
文章正文
四川茂县山体垮塌 专家:大地震让山受了“内伤”
作者:转自搜狐网    发布于:2017-06-26 09:56:52    文字:【】【】【
搜寻生命迹象。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四川茂县叠溪镇突发山体垮塌事件,救援进入第二天。昨日,茂县前方新闻中心公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昨日下午,累计发现遇难者遗体10具,目前93人失联。国家卫生计生委抽调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回龙观医院重症医学、骨科、神经外科和心理救援专业6名专家组成国家医疗专家组,并调派四川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赶赴灾区救援。
地质专家表示,历史上的几次大地震给山体带来了“内伤”。
村民反映失联名单中9人已回村
昨日上午,阿坝州政府通过其官方网站发布消息,茂县“6.24”叠溪山体滑坡,118名失联人员身份已经确认,118人名单中,5人备注为“外来人口尚未入籍”,其中两人没有身份证信息,另有5名外来务工人员,其中两名外来务工人员显示为“无法核实”,没有个人信息。此外,名单中身份信息显示,有16人出生于2000年后,其中年龄最小的出生于2014年,今年仅仅3岁。
根据四川日报报道,118人失联名单公布后,叠溪镇两河口村村民张连刚反映,名单上9人是其亲人,现在都已联系上,9人都已回到新磨村。张连刚说,名单上65号颜盈、100号颜双是大姐的孩子,108号张仕浩、109号张仕杰是大哥家的孩子,110号张世瑞、111号张世朝、112号张仕会是二哥家的孩子,113号张娇、114号张世伟是三哥家的孩子,“9个人要么在外地读书,要么在外地工作,他们现在都很安全,24号就已经赶回来了。”
昨日下午,茂县前方新闻应急中心举行灾害抢险救灾第五场新闻发布会,通报称,2017年6月24日5点45分,茂县叠溪镇新磨村新村组富贵山山体突发高位垮塌,造成62户118人失联。失联人员名单经阿坝州政府门户网站公布后,部分人员通过公布的联系电话(0837-7428325)与茂县公安局取得了联系,经与本人、直系亲属通话后,目前已确认失联名单上的15名人员均安全。截至6月25日14时,累计发现遇难者遗体10具,93人失联。
灾害共掩埋及损毁房屋103栋
茂县应急办消息称,截至昨日下午,共有专业救援队伍2586人,大型挖掘机36台、装载机10台、生命探测仪10套、救护车13辆、防疫车2辆、运渣车6辆、其他车辆5辆、发电机10台在现场开展救援。
国家卫生计生委抽调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回龙观医院重症医学、骨科、神经外科和心理救援专业6名专家组成国家医疗专家组,并调派四川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赶赴灾区救援,进一步强化当地医疗救援力量;安排上海3家医院9名国家级医疗专家和重庆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待命。
此外,四川各级卫生计生部门灾后迅速启动应急响应,灾害现场已有20余辆救护车和90余名医护人员开展工作,省级36名医护专家、8名疾控专家和10辆医疗救援车赶赴灾区增援,切实做好医疗救治、卫生防疫和心理救援工作。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以及茂县及相邻的汶川县、都江堰市指定医院均开通绿色通道,组织精干医护力量,做好伤员收治准备。
根据四川省政府新闻办消息,初步统计结果显示,本次茂县叠溪镇山体垮塌事件,受灾面积约0.8平方千米。掩埋及损毁房屋共103栋;掩埋及损毁公路(104乡道)约2.1千米;破坏桥梁1座;灭失园地约430余亩;灭失耕地约38亩。导致约2千米河道被碎屑流掩埋,威胁上游南河口村约133栋房屋,以及下游松坪沟景区游客集散中心约28栋房屋,威胁下游朝高水电站和较场电站安全。
搜救发现疑似生命迹象
25日上午7时40分许,德阳消防官兵携带生命探测仪三台、搜救犬一条前往救援现场4号区域,对该区域进行搜救。9点10分,搜救犬发现一处疑似有生命迹象。德阳消防官兵通过手刨和铁铲刨的方式,对可疑处进行清理,并使用搜救犬对该区域进行反复确认。随即,绵阳消防官兵也用雷达进行探测,发现地下约五六米的位置有信号。9点30分,现场救援指挥马涛表示,只要有一点生命迹象就要全力以赴救援,随即协调两台挖掘机配合救援。
四川日报报道,昨日下午,武警四川总队第一支队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技术手段可以确定,地下有两人生命迹象。救援人员再次通过红外生命探测仪和雷达生命探测仪确定被埋着具体位置和深度。目前,挖掘工作仍在继续。
链接
当地开展环境应急监测
新华社报道称,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6月24日突发山体高位垮塌后,四川省环境监测系统立即启动应急监测预案,对受灾区域及下游地区开展了环境应急监测。
监测人员对松坪沟断面、下游3千米断面、松坪沟入岷江口下游200米断面和茂县牟托村下游100米断面4个点位进行了水质采样监测。
监测数据表明,3个断面水质均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Ⅱ类水域标准,发生地断面水质达到Ⅲ类水域标准,水体质量保持优良。
同时,位于下游的汶川县姜射坝和映秀的2个水质自动站对下游地表水开展了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氟化物、溶解氧、六价铬、总锰、总砷、总汞、挥发酚10项指标的水质自动监测。
监测数据表明,2个断面水质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Ⅱ类水域标准,水体质量保持优良。
万达向灾区捐款2000万元
6月24日6时左右,四川省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突发山体垮塌,造成40余户100余名群众被掩埋。四川是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家乡,当他在电视新闻中看到四川茂县受灾后,立即决定万达集团捐款2000万元,专项救助遇难群众,帮助灾区重建家园。这笔捐款通过四川省慈善总会捐往灾区,这是茂县灾区收到的最大一笔企业捐款。在汶川地震、玉树地震、鲁甸地震等自然灾害中,万达都是捐款最早、数额最大的企业之一。
分析
把脉茂县山体垮塌:
大地震让山受了“内伤”
巨大的山体从1000多米的高空轰隆落下,在重力作用下顺着山体往前冲,一个用了41年时间从无到有建造起来的山村,瞬间消失。
垮塌发生在两座大山之间,从一座山的一面倾泻而下,房屋没有留下一块完整的混凝土,废墟中只剩下变了形的钢筋条,100余村民没有了回音。
根据新华社报道,300余名受灾群众已被转移安置在附近的叠溪镇叠溪小学和白腊寨村白腊酒店。
富贵山前,推土机和挖掘机不停地忙碌着。救援人员表示,山体滑坡最难出现幸存者,因为泥沙俱下,没有呼吸的空间。
人们难以想象,极少给新磨村一组带来麻烦的富贵山,会以这种覆灭的手段,摧毁守护它的人们。
6月25日下午,两位地质灾害应急专家给这次灾难“把脉”,认为在近84年时间里,富贵山南北100余公里范围内,先后经历了1933年叠溪镇7.5级地震、1976年松潘小河7.2级地震、2008年汶川8.0级地震,“而这几次大地震给山体带来了"内伤"。”
41年前到此避险又遭劫难
41年前,新磨村一组从两公里外的擂鼓山脚下,搬到富贵山脚下。那时村民颜顺伦6岁,“荒山荒坡”,是唯一的印象。
那是1976年,北边90公里的松潘发生7.2级地震。当时位于擂鼓山下的新磨村一组附近山体不再安全,政府组织搬迁。
当时,新磨村一组30多户来到富贵山脚下,开始了他们的避险生活,新磨村二组留在原位置。
这是一座因为有人看到山体有“富贵”二字而得名的山。随后41年,富贵山养育了新磨村一组两三代人。
颜顺伦回忆,刚搬到富贵山脚下的新磨村一组很穷。一切只能从开荒开始,在开辟出来的土地上种玉米、小麦和土豆,但村里大部分人填不饱肚子。村民们在荒地中开辟出来空地盖房子,大部分是石墙混合土坯。
进入80年代,农田包产到户,不知道从哪位村民开始,村里渐渐全都抛弃庄稼,种了水果和花椒。
“一斤花椒能卖六七十,每家每年都能产上千斤,一年仅花椒就能挣六七万。”村民坤飚说。90年代起贫穷地区兴起外出务工潮,但是新磨村村民极少外出务工。就在这片荒地上,从无到有,创造了洋楼、花墙和富足的生活。
没有人注意到,这座给村民创造财富的山,何时受了“内伤”。6月24日那场突然而至的山体垮塌,没有给这个村庄一丝求救的空隙。
6月25日,颜顺伦说,村里从没有发生过泥石流。那座山只有东边一条沟槽里偶尔会有泥沙下来,但是在正常范围内。
也有村民表示,哪里发生山体滑坡,都不会想到富贵山,因为富贵山上的植被茂密,一直没有被开荒。
颜顺伦从2004年至2016年都是新磨村的村干部,现在,新上任的村干部都在这次地质灾难中失联。他很悲痛,但不能深陷于悲痛。从24日开始,颜顺伦重新代理新磨村村书记,安抚遇难者家属、带领剩余的村民料理后事成了他的新任务。
专家认为3次地震后山体受“内伤”
25日下午,“6·24”茂县叠溪山体突发高位垮塌灾害抢险救灾指挥部举行了第六场新闻通气会,对此次特大山体滑坡灾害做出了初步分析。
国土资源部地质灾害应急专家裴向军介绍,此次特大滑坡灾害,经无人机高精度航拍影像分析,方量在1800万立方米,发生在海拔3400米以上,离受灾村庄1250米,无人居住且山体陡峭,坡度在55-60度,人很难上去;同时由于山高植被密集,受其遮挡,即使高精度卫星也难以拍摄到坡体变形——这意味着现有遥感手段发现不了隐患,传统工程地质勘探手段也难以开展。
据茂县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裴向军在汶川大地震后,先后1000多次出入震区,对阿坝州地质环境非常熟悉。汶川地震后,当地村民发现山体部分沟槽变大。那几年,每年都会有专家来进行地质勘测。
“地震后沟槽变大,不是判断是否会造成山体滑坡的依据。”裴向军说。
另一位地质灾害应急专家、成都理工大学教授许强将此理解为“客观原因、高度隐蔽性”。
专家表示,地质灾害发生地处于松坪沟断层,历史上地震频发,包括1933年叠溪地震和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地震给地层带来的是深部岩体损伤——也就是“内伤”而不是“皮肤病”。受地震影响,山体稳定性下降,遇到降雨更容易诱发滑坡。日本关东地震等历史上大地震几乎都在震后出现过大灾的案例。该现象如何解决是全球共同面临的巨大挑战。
两位专家均提到1933年叠溪镇7.5级地震、1976年松潘小河7.2级地震、2008年汶川8.0级地震。从地图上看,汶川、叠溪镇、松潘三者自南向北分布在一片崇山峻岭之中,叠溪镇位于二者之间的位置。
“地震给地层带来的是深部的岩体质量损伤,也就是内伤,而不是皮肤病。受地震影响,山体稳定性下降。这些地震留下后续的一些地质灾害长期效应问题,实际上是全球面临的巨大挑战。”裴向军说。
许强对此的补充是,这次山体滑坡肯定跟汶川大地震有关系。
“汶川地震造成山体震裂松动,震裂松动之后,水和降雨就比较容易进去,这在汶川地震灾区,尤其是地震区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另外,这个震裂松动效应还有一个,我们叫高体效应。有些就直接比喻鞭梢效应,就是不管鞭子怎么动,但鞭子的尖尖上肯定抖动特别强烈,所以你们看到那些殿堂,房子比较高的地方,那上面震动那是越来越强烈。今天发生滑坡的位置就在海拔3500米的地方,所以对地震的反应是相对比较强烈。”许强解释。而地震多年后才显类似山体滑坡的效应,在国际上也时有出现。
浏览 (78)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转自搜狐网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