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由汉中同城生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创办,2015年8月28日上线试运营。本网立足汉中,放眼全国,旨在为社会各界提供高端资讯,倡导高端生活,引领时尚生活潮流,为汉中人提高生活品质及商务活动搭建一个最佳的电子平台。试运行期间各种缺点和漏洞在所难免,期待社会各界关注、支持,欢迎市上领导、业务主管部门和社会各界朋友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广告招商:汉中高端生活网首页和内文页面备有各种规格、各种不同效果的广告位,网站运营初期半年内一律按3折优惠,欢迎各广告客户考察、了解、优选,洽谈广告合作业务!详请请点击了解        征稿启事:汉中高端生活网面向市内外网络写手常年征稿,稿件类别,举凡市内各种新闻(特别是突发事件、热点事件、重点案例、社会新闻、深度报道等)、山水游记、诗歌、散文随笔、心情文字、言论杂谈、小说(长篇连载)、名流传记、各种各样的精美图片、书画作品电子版等,皆所欢迎。来稿一经采用,将有薄酬,详情请点击了解       新刊上线:《同城生活》杂志总第013期于2015年7月2日出版,全市各县区发行正在进行中,同时该期杂志电子版自即日起在汉中高端生活网正式上线,供读者随时上网浏览。索要本期杂志的网友请电话垂询:0916-2858738  ,上线阅读的朋友请点击了解详情      本公司现有汉中市区106路公交车体广告位招商。传播亮点:106路公交车全部为刚购进崭新车辆,车身总长为8.5米。运营线路自石马路时代嘉都起,穿过人民路、天汉大道、中心广场十字等人流密集大道,途经铁路医院、市妇女儿童医院、石马立交等重要车辆集散地,特别是穿行于汉中中心广场十字(运达与石马批发市场之间)、汉中中心医院等人流密集公共场所,广告传播价值显著,为汉中广告客户投放车体广告首选。详情请点击了解
自定内容
图片详情
蓝 雁
人物档案:蓝雁,女,原名刘芳。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学会会员,汉中市诗歌研究会常务理事。作品散见于《延河》(下半月)、《散文选刊》、《鲁西诗人》、《新锐诗刊》、《延安文学》、《衮雪》、《华商报》、《汉中日报》、《文化汉中》、《同城生活》等报刊。著有诗集《零度阳光》。现为城固县文联秘书长。


布谷鸟

立夏的第二天
树荫中隐匿的雀儿
用喉咙里汹涌的水声
叫醒天光
 
窗外密不透风
树叶顺着一个方向
在水声里荡漾
鸟鸣声把一片金黄的麦浪
移到对面的墙上
 
爸爸赤着脚
用尖担挑起捆好的麦捆
边走边说:
雀儿叫的是鼓鼓灯,还是坑坑水?
 
是啊,这麽多年过去
我一直想听清
雀儿叫的是什么


荆 棘

我死后
请秋风梳理我的墓碑
让它适合一只鸟儿站立
并听它欢快的歌唱
就像听我吟诗
 
请在杂乱的荒草里
保存我一生最大的遗憾
那些荆棘,就像长夜悬挂的灯盏,
她们,原本都是可以开花的
 

给我最好的诗

给我最好的诗。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就像死囚行刑前的最后一餐

写诗是无罪的。但我对你的爱
是不可辩驳的原罪
在所有的纠结结束的时候
我们要微笑着,相互凝视
就像即将融化的晴雪


虚  静

这个上午
一张藤椅,一杯茶
我悠悠捧着书
书页里舞动的诗意,是我的
心底的浅吟低唱,是我的
书桌旁的盆绿,和满屋子的空旷,是我的
窗外秋风,唧唧虫鸣,是我的
 
我,是我的
你当然也是 


三角地带

三栋灰色的长方体旧楼
和蓝色、灰色的石棉瓦房
紧贴着背脊和手臂
围着我的呼吸和视线的
空间,一个三角形的地带
 
我处在三角形底边的二楼
三角形的左腰,一栋斜放的灰色大楼里
许多像我一样的工薪者
千篇一律地伏案誊写着日子
三角形的右腰,是飘挂着衣物的家属楼
它像一个年老色衰的妇人
和几间石棉瓦棚房凑合着拼搭在一起
灰色水波纹棚顶,躺着被雨水呕黑的烟头
破旧失神的搪瓷缸,一只被丢弃的黑色鞋子
和发霉的线手套,尽管如此
蛛网般的电讯网络,并没有遗忘
这个凌乱拥挤的三角形罅隙
一根挂满生锈电阻的黑色电线杆
紧绷着许多黑色的粗细缰绳
操控着这些大楼,和旁边
人声鼎沸的菜市场
 
我坐在挂着字画、工作条例
挤放着桌、椅、人、电脑、打印机的工作室
敲打着文字
有轰然而至的汽笛声
宰杀鸡、鹅的闹市声
烧掉动物皮毛的“嗞嗞”声
混合着毛发烧焦的气味
和小菜馆里的烹饪气味,一起窜进门来
勾起我的俗世之欲
所幸,门前的长廊上
那些绿意婆娑的植物
用活着之外的巨大忧郁提醒我
朱顶红已经谢了,叶片干枯倒伏
铁树一脸忧郁,却也枝叶纷披
黄绿的玉簪花在艰难临近的斜照里
终于冒出一枝嫩白的花蕾
那些扭曲的,老树新枝的翠绿
我是不忍看的。但我还是日日端详着
就像端详自己琐碎悲伤的心事
 
在这个三角形地带
我常呆呆地看天,看脚下狭窄的空地
天空灰白而苍茫
只有在晴天的正午时分
会有碧蓝的三角晴空,间或有白云掠过
倒是那灰色的,倒梯形的石棉瓦房
终日低低地匍匐在我脚下
严丝合缝地卡在三角形底边上
像一个插在脚底的倒梯形楔子
只留下一块更狭小阴翳的三角形空地
生长着瘦弱的韭菜、大葱和西红柿
墙角湿地上,那些绿色丝绒般的青苔
古雅,沉静,绿梅般点点晕开
是这片三角地带仅存的诗意


在陈村

正午的阳光,像汩汩的泉水,转眼就带走旧影子。
我是一枚跌落在波光里的青鱼,静默欢喜。
 
长满矮松的群山,不断分泌绿色的乳汁,注入天空、湖水和坡地,
深绿和浅绿,携手欢笑的鹅黄,送来四月的清酒。 
河畔,一大片油菜花田,在熏风里怀孕,
七里香孵出的香雪,让我好想成为她的叶子,或者羽翼。
 
在陈村,我的诗,是一只飞远的白鹭扯出的细线。
我是唯一不能飞翔的沉重。我的眼睛张望所有的翅膀。


星期六

星期六是一座人间的车站
在撒满阳光的车厢里,我可以造梦,或者翩然
 
一切都好。昨天的阳光,干净的的云朵还在
我的梦,继续骑着我的小白马
 
水草充足,手里的卡布奇诺在静静发呆
指尖碰触书页里的光影,像一尾温暖的鱼
 
无法知道,在不可抵达的地方
你在做些什么,还是什么都不做
 
但,今天的阳光真好,在属于一个人的车厢里
我思念,并且想象一列火车徐徐开动的样子


去江边看一棵树

从虚掩的门扉里
拔出自己
我坐火车,搭计程车
去江边看一棵树
 
沿途经过头戴稀奇古怪高帽子
缠结着金银亮片的城市
松散、黑得发亮的电线上
站满无家可归的燕子

车子像一只金甲虫
在日光里欢快地飞
我要去江边看一棵树 
我把春天的记忆悬挂在车窗
繁花满枝,正滴落绯红的轻雨
我甚至听见,鸟儿欢快的扑翅
一颗树为我吟诵着一首扑簌的诗


苦栎树

夕阳用一杯明艳夺目的血色鸡尾酒,
来表达自己的颓废。
高处倾斜的浓稠,高于俗爱,
树木、河水、沙滩,各自沉醉。
 
仿佛梦中的一刻,她抱住自己的影子:
“我已经彻底失去描述生活的勇气,
所有会叫的鸟儿,都难逃一死。
曾经吐露天籁的嘴巴,
早已被烙伤,
这痂,脱落又裂开。
我的疼痛从未远离。
哥哥,你若爱我,
就让我停歇在你的掌心,
遥望月光和树影,从此沉默不语。”
 
“不叫的鸟儿,也会死!”
晚风把一轮月影,推到她眼前,
在苦栎树枯萎的顶端,
她看见月亮的脸。

 
玉兰花

银碗里盛雪的禅喻
被高擎在枝头
宛如光,喜悦
注满生命的容器
 
在人车汹涌
泥土披挂铠甲的城市
比月光还要白
不高出浮云
也不委身尘泥
 
对着茫然的车流、行人
和一个城市的酸甜苦辣
宛如白衣的菩萨
站在枝头
 
这挂在人世间的灯盏
微笑,是她的光芒


潇湘蓝雁:大雁写诗,飞向何方
撰稿/曾鸣

诗歌历来被公认为文学殿堂里幽幽盛开的洁雅兰花。文学因她而馥郁有魂,文学因她而远离尘俗,文学也因她而有一种走向圣洁海拔的姿式。
谈文学,离开不诗心,离不开一个人诗意向度,离不开你的诗心走向何处,而何处正是一个文学的人最好的生命抛物线。一辈子高高的一抛,可能就是一次普提树下的双手合十,心在尘外,身在世外。一个真正懂诗写诗的人,一个用生命贴近诗歌的人,一生都是修行,一生都是把心用来走路。心在何方,诗在何方,诗心一体,诗意游走或飞翔。
从结识蓝雁,到关注并用心细读蓝雁诗歌,很清晰地呈现出蓝雁诗心的走向,很清晰地有别于当今许多写几首诗就浮躁而不能自持的所谓新锐诗人。蓝雁的脚印深深地留在外婆的田野,留在生命花季成长的日月里。每读蓝雁灵动清新的诗句,往往不象是在读诗、不像是在文字组合里发现新的所谓惊人的诗句,而是在读蓝雁诗心的跳跃和空灵,在读蓝雁诗境的高与远的行走之风度。这风度是蓝雁乡土与乡愁的幽魂情深,是蓝雁站在外婆屋檐下眺望远方的眼神,是蓝雁在田野成长的村庄记忆。我也读出了蓝雁诗心的闪闪泪花的痛——生命的自有隐痛。面对世界和泥土的生命之痛。没有理由,也没有时间的起止。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么理解,蓝雁的诗句都从就小点播在田埂边,点播在乡野那一片青绿和芳香的乡情里。如果没有田野和村庄,没有陕南山水滋养的温润,没有从小拾麦穗、寻猪草、走村庄的小路、守望外婆屋脊上轻轻飘起的饮烟,蓝雁的诗也自然不是现今的风格和韵味,也不是现今的清纯和雅洁。
虽然蓝雁在不断走离家乡的山水土地,但在她心灵历程里,我以为她是一步步更走近自己生命的原乡,走近母亲和外婆的村庄。远和近,在蓝雁恰恰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逆向走式。从小她的内心装满外面的世界,寻找天空和大雁远走的方向,心灵在向村庄之外飞翔,飞翔是一种梦,一种少女情怀,一种少女目光的单纯和热切期盼。那时候的蓝雁,也是一粒种子,梦的种子。种下了人生初心的诗意情怀。家乡的一片云、一条河流,可以带走蓝雁少女热切的目光和梦想。坐在外婆的门槛,可能仰望一个少女梦的色彩,梦的飞翔。及至蓝雁伴着乡村,长大了,有一天走出家门,走出外婆的村庄,走出绿色乡野,走出一个青春女子的时候,蓝雁的诗复活了,诗意的种子开始萌动发芽,开始敲打蓝雁心灵的门扉,诗心开始飞翔,开始寻找自己曾经的故土,曾经的乡村日子。诗心又在守望,看着诗歌的故土,看着苍生和自己生命的经历种种。
一个诗人,以乡村的日子起飞,形成自己灵心成长的飞翔轨迹,也是最后通往自己心灵圣殿的朝圣之旅。我读蓝雁的诗,最喜欢是在黄昏或一个清静的夜。也可能只有这样的时刻,才读出几缕诗意的远或幽。而不是什么主义、什么派别的所谓旗帜与标杆。好诗在哪里,当然是在一个人远离现世,脱离凡尘的超越与思想的敏锐或深刻。从乡村的土地走来,又从城市的喧嚣与浮泛,走向乡村、走向自己心灵的乡村,我以为,这就是蓝雁诗歌飞翔的一次沉默的远行。和她诗心的色彩一样,走向田野和昔日记忆里的一抹绿色的村庄。这一点,我有深切的同感,也是几乎相似的心灵之旅。
诗人的意义,不在乎你抛出多少弦虚的名词,不在乎你真的走出故土,走出心灵故土的远,而在于你心灵最后的生命体悟与文字最后的一次激情碰撞的火花走势。这个走势,在于诗人的真实潜质,也在于诗人站在这个世界的哪一极,哪一个高度,在守望苍生、大地和生命。那么,一个诗人的飞翔,就注定是生命质量的闪光。所有诗句,也只能理解为诗人的心灵之旅、诗人的心灵张力,和最大的包容度。
蓝雁的诗,或许是短章几句,或许是灵动的诗意跳跃,或许是深沉至河流走后的大地裂痕,或许是一纵即逝的灵感呈现……,其实,也必然都是蓝雁诗歌的某种质感与女诗人所特有的水灵与轻灵和凝重。读蓝雁的诗,是在读田野飘窗外,几点绿、几声鸟鸣、几缕炊烟的思念,和对于一棵树的生命敬畏。

“从窗外的雨声里,打开/我们折叠的情节/……”
“想起,很久以前/五月的山岗,快活地奔跑/……”
“三月在春天的旷野里/一边开花,一边凋谢/……”

诗人蓝雁写出大量的心绪,以及大量的个人独感。在她诗心飞翔的时候,她的诗歌的标题,是一枚枚飘零的杏花雨,打湿诗人的双目,也打湿静夜读诗的我。随手拈来一串诗歌的名字,足以感知诗心的幽香和清丽与雅素。诸如诗名“窗外的桂树”、“南山”、“走过小巷”、“风迹”、“零度阳光”、“在想象里飞”、“等候梨花”、“油菜花”、“甜蜜的月亮”等等,这些诗歌的名字,本身就是蓝雁诗心一次次飞翔的向度表情。我们可以在一个人,寂寞的时候捧读,她诗心的纯粹与清雅。我们可以和蓝雁的诗一起飞翔,回到田野,回到初心和生命的出发地。
蓝雁很勤奋,在诗集《零度阳光》出版之后,又笔耕不辍,写下又一首首心灵的诗,也是诗人蓝雁又一次飞升的自我超越和远行。
我一直激赞远行这两个字,也在深度崇尚这两个字。而蓝雁后期的这些诗歌,诸如《清晨,布谷鸟叫了》、《在陈村》、《去江边看一棵树》、《夕阳》、《村庄》、《夏日清露》、《被诗歌喂养的孩子》等等,都以不同侧面,不同层次和维度,进一步阐释了生命、和脚下日子的平凡与感动。诗人在走自己的路,在自己已经划出的轨迹向度,继续飞翔。这一点正如诗人自己的命名:大雁写诗。
大雁,是天上一枚飞翔的羽毛和生命。大雁迁徙,南北的生命温度,也只有大雁才是最后的从容的与跨越。我很小的时候,每看黄昏大雁迁徙于高天,滑出自己的视线,总在想象,南方与北方大雁都在经历,每一次飞渡,她就增加一岁,我也在增加一岁。对于大雁,我只是想象,没有走近过,在自己学生作文里,我曾写下我爱大雁飞翔的气度这样的句子。可能这是巧合,也可能是必然,大雁写诗的命题或名字,和我成长的初心契合。诗人蓝雁于静默中,送来了一丝陕南女子的芬芳、睿智与灵秀。自然是生命的一个姿势。
一个真正的诗人,一经踏上诗歌之路,就是一次生命的飞翔和远行。爱上诗歌是诗神的钟情,挥洒出心灵的诗意,更是一个人最为幸福的时光。蓝雁自然是诗神的情人,也是幸福的诗人和诗歌天地飞翔的一只美丽的大雁。
因为蓝雁,没有用手写诗,蓝雁的诗心和生命的走势,是飞翔。飞向生命的本真,也飞向她的土地,她的母亲和她的生命平凡。
我在安静的时候,喜欢读蓝雁的诗,喜欢在诗歌的语言里,寻找大雁飞翔的那一抹生命的纯度。一切属于脚下和土地,属于生命和目光的瞩望。





上一张:曾 鸣
下一张:刘兴聪
热门点击榜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同城生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