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由汉中同城生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创办,2015年8月28日上线试运营。本网立足汉中,放眼全国,旨在为社会各界提供高端资讯,倡导高端生活,引领时尚生活潮流,为汉中人提高生活品质及商务活动搭建一个最佳的电子平台。试运行期间各种缺点和漏洞在所难免,期待社会各界关注、支持,欢迎市上领导、业务主管部门和社会各界朋友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广告招商:汉中高端生活网首页和内文页面备有各种规格、各种不同效果的广告位,网站运营初期半年内一律按3折优惠,欢迎各广告客户考察、了解、优选,洽谈广告合作业务!详请请点击了解        征稿启事:汉中高端生活网面向市内外网络写手常年征稿,稿件类别,举凡市内各种新闻(特别是突发事件、热点事件、重点案例、社会新闻、深度报道等)、山水游记、诗歌、散文随笔、心情文字、言论杂谈、小说(长篇连载)、名流传记、各种各样的精美图片、书画作品电子版等,皆所欢迎。来稿一经采用,将有薄酬,详情请点击了解       新刊上线:《同城生活》杂志总第013期于2015年7月2日出版,全市各县区发行正在进行中,同时该期杂志电子版自即日起在汉中高端生活网正式上线,供读者随时上网浏览。索要本期杂志的网友请电话垂询:0916-2858738  ,上线阅读的朋友请点击了解详情      本公司现有汉中市区106路公交车体广告位招商。传播亮点:106路公交车全部为刚购进崭新车辆,车身总长为8.5米。运营线路自石马路时代嘉都起,穿过人民路、天汉大道、中心广场十字等人流密集大道,途经铁路医院、市妇女儿童医院、石马立交等重要车辆集散地,特别是穿行于汉中中心广场十字(运达与石马批发市场之间)、汉中中心医院等人流密集公共场所,广告传播价值显著,为汉中广告客户投放车体广告首选。详情请点击了解
自定内容
图片详情
蔡如桂

灵台无尘涵三界,浊眼有识洞大千
——茶叶专家蔡如桂的“朴”与“野”
撰稿/王吉明

若是在市井舟车之间初识蔡如桂,搭眼一看他那副魁相:一身油腊巴渍的外套,衬领黑白难辨,蓬头垢面,茅茨不剪,边幅不修;两腿泥浆之下,是尘土覆盖不见本色的皮鞋;木匠一般的粗手伸出来,淡淡地说一声“您好”。你会以为这形貌邋遢的汉子,不是一位厨师、管家,便是司机、车夫。但无论如何,不会把他和高级知识分子、专家联系起来。顶多,不过像陈忠实所写:“倒像是一位管护茶园的农夫”。只是无人把他当作小偷,因为现今的小偷都比他打扮得阔气得多。
我初识蔡如桂,是三十五年前,在巴山腹地星子山东麓、楮河崖畔的茶园青狮沟的丛林小径之间。那天,我正跨过溪水,对面来了一位壮实的小伙子,一头卷发,黑红脸庞,挎着黄挎包,拄着黑竹棍。阴路相逢,彼此点头一笑,说声“你好”,擦肩而过谁也不问对方姓甚名谁。那时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紧,陌生人不敢深交,过目而忘的多。后来,因为我为了老婆孩子生存,常常往返于这山溪小径,偶尔总与他邂逅。交往多了,彼此相知,才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话题。人们别以为眼前的这个浑身都是“旧社会”形貌的人是一个玩世不恭、落拓不羁、放浪形骸、缺乏修养的村野匹夫。读过《人民日报》上的报告文学《巴山茶痴》的,你便会知道如桂先生那戏剧性的曲折人生,看到老蔡那质朴、粗犷、豪侠、尚义的性格,他为追求理想,创造业绩而一往无前,顽强拼搏,睥睨群小,义无反顾、坚定执着、一丝不苟的奋斗精神。




我初识茶叶茶人,是大约六十年前的事了。从镇巴到西乡的背老二,川流不息,一出堰口迳奔牧马河边东渡码头而来。时不时地停下丁字形搭拄,“尔嗨”吆喝一声,长舒一口气,朝着我辈书童暼来欣羡的目光。我知道,他们是为西乡城南河提的“茶行”运货的苦力。而我真正喝茶成瘾,则是四十年前,至于茶叶如何制成却一无所知。过了七八年,在山洼与贫下中农“三同”,目睹了人工揉茶的场面:这家农户父子俩,把毛边锅里刚刚杀了青、蒸熟的茶叶,装进麻袋里,系紧袋口,置于泥地上,时而用双手揉搓,时而用双腿踩踏,像厨师在几案上揉面一样操作。细看那两双手与脚,都像是从牛圈猪粪里才拔出来一样的黑,一样的脏。我不解地问:“这是干什么?”答曰:“揉茶。”——天哪,原来茶叶就是这么制作出来的。我立即想到了往日自己茶缸里水面上的漂浮物……差点当时呕吐。
大约过了俩年,茶园公社办起了茶厂。听说是老蔡在那儿设计、制造、安装的,有双锅杀青机、木制揉茶机、木炭竹笆烘干机,人们再也不用手搓脚踏,可以大规模机械操作了。每到周末,我总要领着女儿去茶厂观赏悠游。不久,又听说道士垭、七里沟、兴隆场、观音堂、松树坝……东三区、西三区都发展了茶园,建成了茶厂,实现了茶叶生产机械化。再往后,“七里芳”、“秦巴毛尖”、“秦巴雾毫”相继问世,镇巴茶叶走出了陕西,走出了国门,蔡如桂的名字远播四方;“午子仙毫”、“汉水银梭”、“城固仙毫”、“定军春”、“金牛早”、“金峡云芽”、“灵崖仙茗”都是经过他的帮助、指导,亲自鉴定而成;蔡如桂的名字也就铭刻在陕西名茶研制开发的史册之中了。
古往今来,多少雄杰,都崛起于阡陌。当初绳床瓦灶,蓬牖茅椽,褛衣褴衫,形貌敝陋,少有人知。这蔡如桂先生行藏简括,仪容粗犷,而人品风骨,尽显“朴”、“野”之风。


明代丞相张居正有言:“君子处其实,不处其华;治其内,而不治其外。”如桂先生的睿智胆识尽藏曳于他那憨态可掬、质朴无华的衣表之下。朴者,质也。质与朴互为释义。质者,正也,实也。一个人诚实可信否,就看是否质地纯正,真实无假。许多人口头上要追求抱朴、宁静,返朴归真,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个?老蔡这人仅看外表,不仅朴拙,简直卤钝有余,灵巧不足。只有心知神交,才能了解。他纵览天下,说古道今,感慨世事,针砭时弊,品论俊杰,解剖群丑,调侃人生,把玩况味,那眼光,那见识,往往令人拍案叫绝,耳目常新。其洞察力,别说入木三分,简直剔肤见骨,有铄金销骨之效。有的朋友,往往囿于书生意气,不世故,涉猎狭,蔽郁结;抑因家境变迁,祸福沉浮,遭遇委屈,心绪萎顿;或审时失当,激动忘性;或度势失衡,举措不周。当此之时,只消如桂三言两语,点石成金,令你茅塞顿开,灵台生光,知耻者退,知勇者进,不陷入愚卤的泥淖。
现代社会,市场经济,一切都讲究“包装”。商品讲包装,居室讲包装,人体衣着更是讲“包装”;有些地方为发展旅游业,对自然风光也滥施“包装”。更有一些人,连他的语言、思想、灵魂、情感都一概包装,傅粉施朱,铺采摛文,流光溢彩,败絮其中。以至于挂羊头卖狗肉,口蜜腹剑,笑里藏刀,假冒伪劣,作奸犯科,走私贩毒,男盗女娼,卖官鬻爵,权钱交易,于是冒出了假公司、假银行、假夫妻、假党员、假劳模、假书记、假市长……好人进监狱,邪恶逞逍遥。以假治假,一切皆假。“假作真时真亦假”,倒叫人搞不清到底谁真谁假,只好装聋卖哑,“难得糊涂”。
老蔡却不这样。他“痴”于茶,忠于茶,实事求是,不善“包装”,率真执着,活得很真。别以为老蔡有了名,有了利就头脑发热,升虚火,吹牛皮。他依然是那么冷静、朴素允平。他不像某些人,或多或少有了几个钱,或大或小有了一点权力,或剽或窃编了两本书,或沽或钓出了一点名,就到处吹擂,痞气十足。有人说,老蔡府上三日一宴,五日一聚,是不是奢侈了些?否。你只看见老蔡热情好客,出手大方,却不知老蔡与糟糠之妻在客去人散后,常是残羹剩粥或开水汤饭充饥。他们从牙缝里省出来待客,而对自己忒是苛刻,有几人能知?
老蔡在“朴”之外,总还带些“野性”。什么是“野”?《论语》上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意思是质地超过文采,就显得粗鄙;形式胜过内容,就会失真,华而不实。按孔夫子的标准“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意思是说,内容与形式统一,彬彬相称,表里如一,才算得上君子。孟子又说:“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他所谓的“君子”指官吏,所谓“野人”,则指老百姓。如此来说,蔡如桂是入不了“君子”之流的了。然而,这正是老蔡的本色。所谓“野”的东西,往往是天生的,原生形态的,赤裸裸的,最真实的物质存在。今天,人们的生活观念追求“环保”的健康标准,其实也是包含着回归自然的原生态,也就是向往着“野性”。真正美好的生命形态还是野生的好。陆羽在《茶经》里就说“野者上,园者次”。意即,天然野生的茶叶属于上品,宛囿里栽植的茶,则为次品。


植物如此,动物也是如此。家养的、圈养的一切动物都被驯化;凡是被驯服了的东西,都失去了本性,它们都被异化,奴化,被伪装,失去了“本心”。鲁迅虽然主张打“落水狗”,但他对叭儿狗和野狗就是很讲究区别对待。他认为叭儿狗之可恶,首先在与“它的事业,只是以伶俐的皮毛获得贵人的豢养”,而别的狗“究竟有些像狼,带着野性,不至于如此骑墙”。人也会被“异化”。凡甘做“驯服工具”者,其人性被“异化”为奴性;至于某些嗜痂逐臭,蝇营狗苟,甘做鹰犬之徒,则又沦为兽类,为人所不齿矣。如桂身上的一些习性也很带“野”味,但他更像书呆子,痴茶,迷茶,真到了如痴如呆的地步。有哲人说:“不论爱什么,饭,异性,国,名族,人类等等,只有纠缠如毒蛇,执着如怨鬼,二六时中,没有已时者有望。”他三十年踏进深山,一头扎进去,埋头研究,舍生忘死,不顾讥笑,不畏虎狼,陶醉其中,甘之如饴。为坚持真理,牢狱敢进;为安装制茶机器,献出了一只眼睛;与邪恶斗争,他挺身无畏,不取胜果不罢休。
有一次出差,乘微型车路过河南西峡县境一村,一位歪戴帽子、披着衣、拖着鞋、自称是交警“大队长”的人拦住去路,说车超载了,要罚款。司机解释说,这车准载350公斤,现在不到100公斤,不超载;这“队长”说不超载,那就超速。司机让他看仪表、车迹,说明早已减速过村;那“队长”又说:“不超载又不超速,难道我还要给你钱?不行,要扣驾驶证,罚款!”经再三解释要赶路,那队长坚持扣证、罚款。真是横不讲理!老蔡坚信共产党是绝对不会养宠这般土匪东西的,让司机把证件给他,开个“代理证”。那“队长”限五日内拿钱来取驾驶证。老蔡说:“那好,请你等着!”他回来后,把实况写成了材料,向河南省凡能够约束和辖治这个“队长”的一切上司部门举报这个恶棍的恶劣行为。不多日,蔡如桂得到了公安局的回答,寄来了驾驶证和道歉信。那个真的是“贾大队长”的冒牌交警,受到了应得的惩处,他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恶气。他对某一位陷害他的老爷,也是揪住不放,直到看着他下台才罢休。对坏人,对恶势力,他就是这样不屈不挠,他就是这样执拗发野。“像热烈地主张着所是一样,热烈攻击着所非,像热烈地拥抱着所爱一样,更热烈地拥抱着所憎——恰如阿尔库莱斯的紧抱了巨人安泰乌斯一样,因为要折断他的肋骨。”
然而,蔡如桂毕竟不是一介莽夫,而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自然科学工作者,一位茶学专家。作为对茶叶科学颇有建树的专门家,老蔡身上“文”与“野”还是彬彬相称的:他身上并不全是粗犷、鄙野。无论是读他的茶文化专著《茗饮之道》,或品读他的散文《绝吃》、《黄山茶和牌坊》,或者听他讲茶叶经济学,那字里行间都表现了他深邃的思想,严密的逻辑,高远的眼光,灵巧的智慧。尤其是读他向市政府所呈的《汉中茶叶产业化之我见》和《关于建设“茶特素萃取厂”的立项报告》更加令人肃然起敬,莫测高深。当西部大开放的契机来到的时刻,茶叶专家蔡如桂责无旁贷地挺身而出,提出要把汉中市各县的大宗茶推向欧洲、西亚、俄罗斯;提出建立以萃取茶特素为龙头的、国内一流的陕西省茶叶产业化体系;在他前十年已经与陕西省人民医院协作实验生产药用“茶酚片”的现有成果基础上,进一步改造茶叶生产现状,建立新型的现代化茶叶生产模式。甚至创建宇航茶,贡献于医学科学与空间研究。蔡如桂的设想、建议,体现了他的胸怀、见识。这不仅仅是胆略与抱负,更是作为科学工作者对自己扎实科技功底的一种自信,对自己能力的求实的科学的估价。“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正是凭借了他自己的高强技术实力,他才有胆量和魄力提出如此宏大的设想与设计。这样的才能与实力,不是某些有名无实的连“茶叶”和“茶业”、“绿茶”和“青茶”两个概念都分不清的冒牌“专家”之流可以同日而语的。
对于蔡如桂先生,可以用《老子•四十五章》的话为他画像:“大成若缺,其不用敝;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赢若绌,大辩若讷。”于是,我为如桂题联一阕曰:“灵台无尘涵三界,浊眼有识洞大千”。
人不可貌相。老蔡不是完人。他身上有很多不容于世俗的毛病,但不可“以一眚掩大德”。我以为,迄今为止,蔡如桂仍不过是一块“璞”,有待于新世纪的卞和、玉门和楚文王,发现它,凿琢它,推荐它,开发它。岁月无穷,人生有限,我们相信苍天有眼,蔡如桂这块璞玉,终会熠熠闪光的。

(注:转自蔡如桂:《茶余杂俎》,原题《如桂的“朴”与“野”》)





上一张:没有了
下一张:陈 红
热门点击榜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同城生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