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由汉中同城生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创办,2015年8月28日上线试运营。本网立足汉中,放眼全国,旨在为社会各界提供高端资讯,倡导高端生活,引领时尚生活潮流,为汉中人提高生活品质及商务活动搭建一个最佳的电子平台。试运行期间各种缺点和漏洞在所难免,期待社会各界关注、支持,欢迎市上领导、业务主管部门和社会各界朋友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广告招商:汉中高端生活网首页和内文页面备有各种规格、各种不同效果的广告位,网站运营初期半年内一律按3折优惠,欢迎各广告客户考察、了解、优选,洽谈广告合作业务!详请请点击了解        征稿启事:汉中高端生活网面向市内外网络写手常年征稿,稿件类别,举凡市内各种新闻(特别是突发事件、热点事件、重点案例、社会新闻、深度报道等)、山水游记、诗歌、散文随笔、心情文字、言论杂谈、小说(长篇连载)、名流传记、各种各样的精美图片、书画作品电子版等,皆所欢迎。来稿一经采用,将有薄酬,详情请点击了解       新刊上线:《同城生活》杂志总第013期于2015年7月2日出版,全市各县区发行正在进行中,同时该期杂志电子版自即日起在汉中高端生活网正式上线,供读者随时上网浏览。索要本期杂志的网友请电话垂询:0916-2858738  ,上线阅读的朋友请点击了解详情      本公司现有汉中市区106路公交车体广告位招商。传播亮点:106路公交车全部为刚购进崭新车辆,车身总长为8.5米。运营线路自石马路时代嘉都起,穿过人民路、天汉大道、中心广场十字等人流密集大道,途经铁路医院、市妇女儿童医院、石马立交等重要车辆集散地,特别是穿行于汉中中心广场十字(运达与石马批发市场之间)、汉中中心医院等人流密集公共场所,广告传播价值显著,为汉中广告客户投放车体广告首选。详情请点击了解
自定内容
图片详情
曾 鸣

人物档案:人物档案:曾鸣,原名曾伟,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汉中市作协理事、汉中市诗歌研究会副主席、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大文化季刊《文化汉中》副主编。其诗歌、散文、纪实文学、文艺评论等文体作品,散见于《星星诗刊》、《延河》、《中国妇女报》、《陕西日报》、《陕西广播电视报•汉中版》、《汉中日报》、《汉中印象》等报刊。出版散文集《远去的手艺》引起广泛关注,现在汉中市机关工作。


尽力拓拔生命的最远度与最高度
——曾鸣散文近作简评
撰稿/黄文庆

无意中看到曾鸣的一组文字,惊叹于他立意的别致,境界的幽深,呈显的多层面性,特别是有些句段,似内心独白,真切动人,触及人内心最深层、最隐秘的痛点。足见这位青年作家有一个广袤无际的内心天地,可以容纳和扬弃他所遇到的一切。
一般而言,一个散文作家他会写那些陌生的、第一次闯入视野的事物,那种新鲜感让他兴奋,足以激活他较多根的神经,于是他意起笔随,潇洒成文;他会写无数次刺激过他的事物,发现了其鲜为人知的侧面和层次,发出新声,丰富人们对事物的感受和认知;还有就是,他于大千世界的众多事物中终于发现或找到了与他自身某些处境同构的事物,于是物我混同,物人合一,亦物亦己,道尽感悟,曲尽其妙。曾鸣写鹰显然属于后者。在《苍鹰》一篇中,他写鹰的雄视天地,写鹰以与风暴雷霆遭遇为乐,写鹰在血与火的惨烈中锻淬意志,写鹰孤独地盘旋、飘移、远飞,写鹰的沉默,借写鹰认知一种生命存在的方式和意义,也认知一种生命存在的快感和乐趣。那些描写苍鹰“展翅翱翔与悠悠盘旋”的动人笔墨,既是对外物的欣赏,也是对自我的刻画;既是写对外物的赞美,也是写对我自存在状态的愉悦;既是仰视雄鹰,也是俯首自嘱,借写鹰提升自己生命的高度,拓展生命的远度。眺望着孤鹰的飞翔,作家想到了生命沧桑,想到了某些年代或时段的剧疼,甚至想到了死亡或幸福。这样,鹰的生活和状态就和他的有了某些重叠,从而抒发了情怀,又丰富了自己的感受密区,让他渐渐有了浩然之气。正像高尔基说的那样,鹰叼着他的灵魂尽飞尽飞,飞升到了无限高处。
《怅望雨季》则是一种“琵琶语”般的婉约倾诉。谁都知道,真正发育成熟的灵魂,并不一味地只有阳刚,也可能有着难以想象的柔软和在荒凉中对温情的渴望。我惊羡于文中这样的文字——“站在一条古老大江的堤岸,怅望一江悠悠东去的如烟逝水,雨雾里,或许可以看到点点的水鸟,飘浮于秋意苍茫的江面,如戏水的孩子,在微微波涛的簇拥中,漂泊着水鸟们萍踪不定的生命史。它们从哪里来,又漂到哪里去,秋雨里,无人知晓。它们是漂族,是自然之子,家在恒久的天地间。”借下雨写江水,借江水写水鸟,借水鸟写人生萍踪无定,怅然惘然的恍惚感和生命无常感,浸淫于字里行间,让人难以抗拒。置身于一个落雨的世界,人心便有了苍凉之感,他借小伞写人生的渺小和无助,写人生的围困难以突围,平静里有着坚韧。借说雨论世事,进而超脱于某种暂时的境界遇,看到人生和世事较为永恒的东西。写雨对人们生存的形而上的影响,也写雨季是如何妊娠和积淀着历史。在作者自由而畅的笔下,雨季的氛围正如人生的某些处境,需要生命持有者在这不测的天地间细思细想,好把舵。人生就是遇风遇雨,阴睛轮转的过程,作者悟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面对风雨人生,心须坦然面对。“怅望雨季,或许是一种世俗之外可以有的,少许的心灵游走。一个雨季里,可以怅望。”落雨是一种自然风景,怅望雨洒江天的心情也是一种内心的风景。当作者认识到,雨是一种可以珍惜的透析人生际遇的契机,心灵的豁达便会有了新的达成。
《春天,我们一起阅读海子》,是对海子的解读,也是对无数像海子一样倾情倾命拥抱生活的赤子的打量。他引用海子名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总体上评价海子的诗歌和海子的生命特征——那是一种“是含泪的温暖,是隐痛的荒凉”。“或许诗人海子在飞翔,在拥抱天空和诗神,在骑一匹彼岸的马,越过月亮的夜晚和麦地,在远方的远方,飞升”,他调动想象,海子既是尘世的,也是神界仙界的,海子的状态让人羡慕,也多多少少让人黯然神伤;“我或者我们,用心灵的理解,用朴素的阅读,用月光的温暖,在春天,捧起海子的诗,一起怀念或是疼痛在诗心的美丽”,阅读从来就有唇读、眼读、心读和魂读,他读海子是魂读的,触及到了海子的心脏和内核,从海子世界的边缘深入到了海子世界的腹地。读海子,或者说读经典从来都是一种挑战,那些浅尝辄止、无心无肺、脑残智障者再怎么喧晔,都是永远无法深入经典的,更无法感受大师的的心跳;在曾鸣眼里,海子完全是诗化的,他说:“诗活着,海子就活着。”海子即诗,诗即海子,矿苗一样的诗永不消亡,海子寄寓在诗中的情思就不会消亡;“在春天,海子来了;在春天,海子又走了”,诗就是如此绵长不绝,人们对海子的记忆就是如此绵长不绝,代珍诗性的海子精神就是如此绵长不绝;他不孤零零地去读海子,而是把海子放在星辰般闪烁的诗人群体中去认知和评价,把海子放到历史长河中去考量,最后得出“海子纯洁的气质、孤独而丰富的内心世界与悲剧性的命运和他圣徒般膜拜的‘诗歌王子、太阳神之子’们,几乎是同一个诗魂的不同躯体”,从而从海子身上发现了诗人的质地和光芒。他设身处地,去想象海子,“像一个孤寂的人,突然面对无限的星空或宇宙。四野茫茫,一个生命也茫茫”,他触到了海子的疼点,他同海子一样因无解的茫然而疼痛不堪;他读海子是多么的用情用心,他关注到了海子诗歌的质地——“在我诵读海子诗歌的时候,不经意记下了一长串海子诗歌中的令人震撼或哀怨与苦痛的字词,俯拾皆是,如怨怅、凋零、哀叹、凄厉、哀鸣、孤独、痛苦、痉挛、沉痛、寂寞、鲜血、黑帆、哭啼、悲痛、滴血、鬼魂、撕裂、肢解、墓地、埋葬、尸体、死亡、自杀……充满大悲大哀的意象和暗喻的字眼,构成着海子诗歌底色的沉重和悲凉,构成着海子诗歌风景的黑色与冷硬”,考察一位诗人,的确可以从他反复使用的词汇上找到某种端倪,或找到某个入口,曾鸣找到了,并且通过它们窥见了海子隐秘的内心;“几乎可以想象,海子的每一次诗歌创作,都是一次诗人灵魂的出生入死,都是一次炼狱的脱胎换骨”,化命为诗的海子,在和狰狞的诸鬼搏斗中抢来诗句的海子,浑身是血伤,感动了曾鸣,海子诗歌中所释放出的人格力量和诗魂力量让曾鸣膜拜不已。读诗读文,有眼哭,有心哭,有魂哭,曾鸣是在魂哭,其生命深处的悲凉难以想象。
《读画》从一个新的角度,写出了画家的生命和这个世界的深层联系。他的读画,不是纯娱乐的,他想读到画幅内里和背后的东西,他才是画作真正的知音,才是画作真正价值的窥视者;艺术的本质是勾魂摄魄,是把人心抓住,真正的阅读者多么希望被抓住,被勾摄而灵魂出窍。他诉说着读画的体验和欢愉,诉说着画作如何内化了他的灵性、丰富了他的整个生命,这种煽动性的言说,表达了画作一直给了他多么深切的诱惑和收益,也给我们讲述了读画的方法。曾鸣读画的感受,印证了一个事实,真正的艺术欣赏是能够以艺术品为触发物而复活了自己相关的记忆,从而自己处于一种被激发的状态,使那些丢弃于内心的零碎、孤立的潜意识景象重新显影,并且找到了某种相互的关联,成为有益、有美、有趣的良性储藏,转化为滋养自己身心的营养。曾鸣是读画行家,命里和画有缘。
他的另一篇叫作《关于雪》的文章,同样不断地发现和拓展了一些“趣点”和“理点”,读来回味悠长。他把雪写得灵性而童真。雪是很难写的事物,因为古今写的人太多了,要找到新的“写点”不是易事,可是,在曾鸣笔下,新的维度不断出现,可谓亮点纷呈。读这样的文章,我们会跟随他而进行一场心灵洗礼,整个生命得到了净化和净化,正如古人所说“渣滓尽消,明月自来照人”。《紫砂壶》写器物,写得有知识、学养,更得有高贵的精神气质。他能不断地发现器物里存在的诗性、趣性和可能产生的哲学意味。他把紫砂壶和大地、和历史、和岁月接通了,从中发现和表现一些精微和悠远的东西。艺术品的最高境界就是里面存在着美感、趣味、哲学、宗教的因素,并且能够抚慰人心。这种存在,既是物人之间的互动,既要有物某种暗示和触发功能,也要有人的感知能力,否则就难以达成。曾鸣是敏感灵动如风的,所以,他读紫砂壶能读出丰富的意味来——作者这样写道:“紫砂壶,在慢品着品茗着的思绪悠悠。”“融注着儒、释、道的底蕴,紫砂壶生命的根脉。中国农耕文明火的化石。在宜兴的窑里,火传承着世代的温度——文明或者文化和艺术的温度,品茗者的温度,出世与入世的温度。当然的,是一把紫砂壶沉在品茗者心中的温度。”一把紫砂壶,让他活活地读出整个世界。
真正的艺术,或者具体地说,写作是一种替自己也是替人类的“创世”和拓荒。人来到世界上,就是和世界拥舞,其“拥舞”时日越长、程度越深、面积越广就越能高效地享有世界。写作的人就要用铺展于大地的脚蹼、伸入云天的翅翼、收摄万里的视觉和听觉、巫一样的感知力,扩大自己的生存时空和感知天宇,并且通过自己的作品把读者移居于那些遥远的“新大陆”和“新星辰”,从而扩大整个宇宙。写作还有一个向度,就是无限宏向化和无限微向化,给人们赋予新的听觉、视觉、触觉、味觉和嗅觉。如此这般,这个世界,所有人生就不会枯索、乏趣、干瘪和狭窄。对于曾鸣的写作,我有理由作更加热切的期待。

(摘自黄文庆《尽力拓拔生命的最远度与最高度——曾鸣散文近作简评》,原文9300字)







上一张:万敏杰
下一张:蓝 雁
热门点击榜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同城生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