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自定内容
汉中时间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由汉中同城生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创办,2015年8月28日上线试运营。本网立足汉中,放眼全国,旨在为社会各界提供高端资讯,倡导高端生活,引领时尚生活潮流,为汉中人提高生活品质及商务活动搭建一个最佳的电子平台。试运行期间各种缺点和漏洞在所难免,期待社会各界关注、支持,欢迎市上领导、业务主管部门和社会各界朋友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广告招商:汉中高端生活网首页和内文页面备有各种规格、各种不同效果的广告位,网站运营初期半年内一律按3折优惠,欢迎各广告客户考察、了解、优选,洽谈广告合作业务!详请请点击了解        征稿启事:汉中高端生活网面向市内外网络写手常年征稿,稿件类别,举凡市内各种新闻(特别是突发事件、热点事件、重点案例、社会新闻、深度报道等)、山水游记、诗歌、散文随笔、心情文字、言论杂谈、小说(长篇连载)、名流传记、各种各样的精美图片、书画作品电子版等,皆所欢迎。来稿一经采用,将有薄酬,详情请点击了解       新刊上线:《同城生活》杂志总第013期于2015年7月2日出版,全市各县区发行正在进行中,同时该期杂志电子版自即日起在汉中高端生活网正式上线,供读者随时上网浏览。索要本期杂志的网友请电话垂询:0916-2858738  ,上线阅读的朋友请点击了解详情      本公司现有汉中市区106路公交车体广告位招商。传播亮点:106路公交车全部为刚购进崭新车辆,车身总长为8.5米。运营线路自石马路时代嘉都起,穿过人民路、天汉大道、中心广场十字等人流密集大道,途经铁路医院、市妇女儿童医院、石马立交等重要车辆集散地,特别是穿行于汉中中心广场十字(运达与石马批发市场之间)、汉中中心医院等人流密集公共场所,广告传播价值显著,为汉中广告客户投放车体广告首选。详情请点击了解
自定内容
图片详情
李仁荣
人物档案:李仁荣,男,57岁,湖北荆州人。1974年从军,曾参加著名的中越反击战,在宣传、组织部门工作多年。1987转业,先后在《沙市日报》、《荆州日报》当记者,曾发表各类作品400余万字,获武汉军区、济南军区文学创作奖,全国地、市报新闻一等奖和湖北新闻奖。著有人物通讯集《记忆》和时评文集《一个时评作家眼中的世界》。2013年阳春弃文从商,组创汉中楚韵商贸有限公司,出任总经理和湖北名酒“白云边”汉中总代理。


汉中,荆州向你问候
撰稿/李仁荣

在汉中,我能这样问你吗?
如果,您是德高望重的预言家,或者您是经纶满腹的易经学者:哪怕您就是一位建树登顶的风水大师,您在您神机妙算的掐捏中,是否想到过2014年的汉中,会有一道红色的狂飚,在这座号称汉家发祥地、三国古战场的滨江之城从天而落呢?
这一点,恐怕您一定没有想到。不仅是您和您们没有想到这个份上,就连380万聪慧勤劳的汉中人,也没有想到卧薪尝胆几十年的“楚军”,竟然出其不意地奔袭了他们引以为豪的酒市。
不怪汉中人如此大意失“荆州”。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人称“九头鸟”的楚商,在汉中商贸的舞台上,是曾演绎了许许多多的精彩剧目,而引领楚货名品进军汉中腹地,对他们来说似乎还是一种奢想。何况,他们的幡旗上,还写着一个斗大的“酒”字呢!
其实前年年底,我和我的朋友们潜入汉中来侦查酒市时,就感到了市场氛围的寒气袭人。别说汉中酒市早已是品牌林立,森严壁垒,就是“茅台”、“五粮液”等“国军”苦心经营的那些防线,能是谁想伸腿就可以迈过去的土坎城池吗?异军突起的“泸州老窖”,也像当年抗日的川军一样神勇,把地产骄子“西凤”的山河,也气吞了几方,它能让人在它抢来的饭碗里,扒走半粒米?肯定不能。还有“剑家营”的“剑南春”,“郎家营”的“郎家将”,哪一个不是睁着凶煞的绿光盯着猎物,谁又会马放南山睡大觉呢?就连步履蹒跚、貌似黄忠的“古秦洋”,不也是在自己家园四周大打乡情牌,舞棍弄枪守卫领地吗?而且,国家随后颁布的“禁酒令”,更如秋风拂落叶,不光让“地方军”夹起了尾巴,也让霸气冲天的“国军”们,一个个低下了傲慢的头。这种情形下,就是吃了豹子胆,谁也不敢洋鼓铜号地吹着打着,拧着自己的酒瓶来汉中吆喝卖酒呵!
然而去年阳春,车水马龙的汉中接头,突乎其然地飚出一溜红色的面包车来。它们穿行在古城大街小巷的人流里,把一处处忙碌的风景,留给了一双双好奇的眼睛。起先,好多人以为,那通红车体上镂刻的“白云边”三个字,说不准是哪个保健品家族冒出来的新丁;或是哪家生产的卫浴新品。他们压根儿没想到,这是一款冲进汉中酒市的名酒,它来自遥远的长江之滨。直到后来,大伙在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餐馆里,看到了“白云边”朴素无华的身影时,这才着实惊呼“狼来了!”
是呵,是呵,“狼”来了。这只来自南方的“狼”,除了它作为商品,对同类产品的市场带有狼性的掠夺之外,它所肩负的历史使命,以及蕴藏的文化内涵,却是极少有人深究内幕的。因为,它不仅是一种文化的符号,也是一段历史的象征,还是又一出楚汉传奇的前奏曲。更重要的是,它来自春秋战国的楚都,来自三国名城的荆州,作为一个友好使者,它带来了630万荆州人民对古城汉中的深情问候!
我相信那一天,汉中的天空中,一定有一个宏响的声音在回荡:“汉中——你好!”

或许,这声声传情的问候,穿越历史空间的速度慢了许多。若是从一代名将诸葛亮长眠于定军山时算起,它已迟到了一千多年的岁月。那时候,茂盛如花的汉江还似一朵绚丽的夏花,百舸争流,橹声飞歌,帆影点点,鱼儿欢跃。而眼下,汉江的繁华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一个个关于汉江的鲜活故事,还在枯萎的河岸边源远流长。而我们庆幸的是,我们在汉中蓄满碧水的汉江边,邀约古老的汉江,见证了荆州这份迟来的真情。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去年4月初一的一个傍晚,夕阳西下,万山渐远,浅浅的暮色已愈来愈浓地藏了汉中山清水秀的美丽。当我们驱车两千里,一路风尘仆仆扑进汉中的怀抱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汉江边上举行一个简朴的拜渴仪式。我们深知,“白云边”是带着荆州沉淀了千年的情意来到汉中的,两座三国名城的第一次“握手”,应当是个镁光灯扑扑闪射的历史时刻,我们虽然来不及邀请商界精英和政要名流们,来为这个崭新历史的开起剪彩道贺,但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让古老的汉江来为我们作证喝彩呢?
那夜的汉江,显得慈祥而宁静。两岸的华灯,在远处一排排霓虹闪烁的节拍下,把自己灿白的身影投射在春意荡漾的汉水里,让人一眼望去,总以为他们在用柔美的舞姿迎候着我们的到来!后来我们才知,几年前的汉江并没有这灯光闪耀,绿树成荫的繁华,是时光老人的巧意安排,让汉江退去古朴的苍凉,一下子融进了汉中日新月异的变化中。后来,我不止一次这样想,莫非历史,就该有这样的机缘?这样的巧合?汉中刚刚描眉涂唇,荆州的使者就敲门入境了。佛家总爱说惜缘,说人不谋面是缘份未至。难道成就了一本名著《三国演义》的荆州和汉中,这个节点上,缘才姗姗迟来么?我有时转念又想,如果汉中的“古秦洋”、“天汉坊”,翻山越岭去了关羽镇守的荆州城,它们会受到什么礼遇呢?我猜想,就算荆州商界的“曹兵”们,围追堵截这些天汉之子,关老将军也一定出城相迎的。中国人讲礼仪,全世界都说美酒敬英雄,汉中人把自家酿造的美酒送到千里之外了,关公若不谢,荆州的父老怎会在他身后,为他造起一座座关帝庙呢?因为中国人祟尚这句话:“只要心真诚,人好水也甜”。
可惜,“古秦洋”们没去荆州。
可是,“白云边”独自来到了汉中。
那天,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借着苍茫夜色,燃起香,烧着纸,然后打开“白云边”,一起跪拜远去的三国英雄们,一起叩拜养育了三国英雄的汉江。那一刻,我的眼角里一片湿润。要知道,我们这支12人的小分队里,有4人已过55岁。他们中,有的曾是参加过中越反击战的老兵,有的曾是从警几十年的老警察,还有的曾是县、市的劳动模范。这些同样被人称为“老英雄”的朋友们,就是为了让汉中人民喝上荆州的酒,在自己幸福的暮年,走上了艰辛的创业之路。然而,他们的付出,会有回报吗?而且那些随我而来的孩子们,有几个是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他们的理想之籽,能在汉土这片沃土上落地开花吗?
我不知道,这些答案那里藏在何处?
我问汉江,汉江无语。我问汉中,汉中无声。

“白云边”进汉中,被人单纯的视为是一种商业的掠地行为。其实不然。套用一句时下流行的网络语言说,哥是酒,但哥在汉中卖的不是酒,是感情。也许有人会认为,我这是赵本山“卖拐”,在忽悠人。然而历史会告诉你,我答对了,加十分。
为什么说“白云边”在汉中是“卖”感情的呢?我是这样理解的。人们常说酒是有文化底蕴的,它的底蕴其实就是它的背景。您送朋友一瓶酒,叫友情;您送父母一瓶酒,叫孝心;您若送贪官一瓶酒呢?叫行贿。而皇上喝过的酒,您若是喝一口儿,也许您就有了皇上那会儿也有的飘飘然。我这样说,就是证明酒虽无言,它的内涵可贵。别人到汉中卖酒也许是经商赚钱,而“白云边”到汉中是探亲访友。因为汉中与荆州,同为三国名城,亲如一家兄弟。产于荆州的“白云边”,不进“二爸”家进谁家?
是的,在汉中酒市上厮厮杀杀的近百家企业中,有谁的产地与汉中有着如此不可分割的文化渊源?没有。就算是有,史学家认同吗?大众认可吗?历史能传承吗?假定按这个标准筛选类推,全中国只有荆州可与汉中比肩称雄。因为,我们共同拥有一种文化资源叫“三国”。
荆州是一座家喻户晓的文化名城,一部一百二十章回的《三国演义》,有七十二回写到了荆州。在三国时代,荆州是三国争夺的焦点,荆州之争是决定国家分、合命运的关键。从三国形成之初到国家重新统一之时,围绕荆州归属展开的三国争夺一直没有停息。荆州之争的情势,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三方力量的消长和三国历史的进程。一些脍炙人口的三国故事,诸如刘备借荆州、关羽守荆州、吕蒙袭荆州等等,都一一发生在这座古城。如赤壁之战,夷陵之战以及关羽北攻襄阳失荆州等,也都是以荆州为中心舞台,展开了一场气吞山河的大搏杀,从而留下了许多传奇故事和历史古迹。比如关公刮骨疗毒地、关羽出征点将台、张飞一担土、三气周瑜芦花荡、南门关帝庙;如今这些,都成了人们研究三国文化的必到之地。
而汉中,作为一块“栈阁北来连陇蜀,汉川东去控荆吴”的战略要地,在东汉末年三分天下后,曾演绎了许多惊天动地的三国故事。公元一世纪末至公元二世纪前半叶,这里曾成为中国历史的亮点。魏蜀两大政治势力,在这里发生的激烈碰撞,便有了《三国演义》中老将黄忠定军山下刀劈夏侯渊、骁将赵云汉水之滨大败曹军的激烈场景。也有了曹操褒谷口杀杨修、马岱虎头桥斩魏延的历史悲剧。尤其是一代名将诸葛亮在汉中度过了他一生最为呕心沥血的8年岁月,最终归葬于定军山下,后由皇帝下诏修建的武侯祠,被称为“天下第一武侯祠”。《三国演义》曾用一半的篇幅展现了发生在汉中的这段历史。
这样一说,响鼓不用重锤敲。就是荆州和汉中,成就了一代三国英雄,也成就了文学名著《三国演义》。他们少了任何一方,这段灿烂的历史就黯然无色了。这时我想请问大伙,荆州汉中是兄弟吗?如果是,荆州送来的是酒,还是感情?是感情,大家还在犹豫什么呢?
这会儿,我真想耳畔响起汉中的阵阵乡音,响起那英的那首《征服》“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是呵是呵,兄弟情义重,人好水更甜。爱一个人时,明知是毒也有人要喝,何况荆州的问候是一壶酒,一壶享誉全国的名酒呢?

我在汉中,经常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凡是喝过“白云边”的人,都说酒品口感不错,却嫌它没名气。无论我怎样解释,总是这会儿撵走了他的虚荣阴云,那会儿又是疑云满天。弄得我一副狗咬刺猬的窘相,不知怎么说“白云边”才是好。
反正李白先生也姓李,算我本家。他既是诗仙,又是酒仙。眼下正时兴请名人为产品代言嘛,我就图个省钱,让老先生来为“白云边”做个广告行吗?
——在清冽的月色下,在轻缓的音乐中,在人们的意料之外,一只船头在秋水里徐徐向前。这时候,1380年前的李白先生,轻盈地跳下船来。音响师恰时送上低沉雄浑的男中音,“往事越千年,陈酿白云边……”
“ 嗨,大家好,我是李白。大家都叫我什么诗仙酒仙,我就是李白,就爱喝点酒,吟点诗。今年秋天(公元759年)我和几个酒友没事,就到洞庭湖里转了一圈。那天晚上,船停湖口(今湖北荆州境内),那地方有种美酒叫‘白云边’,我们慕名买来几壶,借着湖光月色喝了个醉。醉意朦胧时,我就吟了一首诗。(又是低沉雄浑的男中音)“南湖秋水页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李白先生是名人,除了有名人的光环人气外,他私底下也有我们常人的小毛病。就因为酒业公司套用了“白云边”三个字,他派秘书与湖北白云边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打上了官司。理由是,该公司没经他的同意许可,不该用“白云边”做酒名。厂方反驳,“白云边”只在中南五省红红火火,在全国市场名气不大。谁知李老先生的秘书可是香港狗仔队出身,他的回击也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他说,“你们别蒙人了,谁不知道你们2013年的销量突破了50个亿,还每月交税1亿多。就是卖自来水,要用多少台抽水机才能供得上呀!如果不是我们李老先生的名气,你们办个厂子才60年,就能发这个财?”
据了解,全国酒业与李白先生由著作权引发官司的,就只“白云边”一家。因为,厂方坚称,李白来到了洞庭湖之前,“白云边”就声名遐迩了。而且厂方说,去年3月,湖北省委、省政府召开联席会议,要举全省之力,让白云边在5年之后,成为全国白酒的一流品牌。而就是那一天,投资30亿的白云边第三期扩建工程鸣炮奠基。不过厂方同时也承认,没有李老先生的影响力,“白云边”的酒文化,也许传播的没有这快,这一定要给老先生记上一功。但他们说,“白云边”之所以斩关夺隘,一路高歌,全赖于本身的产品质量。作为浓酱兼香性白酒的缔造者,1979年他们就确立了自己的本行业的霸主地位。而且浓酱兼香性白酒的国家标准,也是他们牵头起草的。他们几款42°、45°和53°的单品,曾在全国连续获奖、例如42°十二年白云边,去年在武汉创造出了单品销售9亿元,全国单品销售二十亿元的神话。就在两个月前的全国白酒品质评选活动中,作为兼香性白酒的典型代表,“白云边”在全国百强中排第13名。
现实生活中,有人总爱把“白云边”与“茅台”比,与“五粮液”比。但它们分别都是酱香、浓香、兼性型白酒的“王中王”,谁又能分个高与低呢?就像您爱看球赛,您能把足球、乒乓球、篮球的冠军摆在一起混为一谈吗?不能,一定不能。那么,人们为什么就爱把几种不同香型的白酒相提并论呢?这,是认识上一种误区。过去,我也有。
人们也曾一次次问我,“白云边”好在哪?我说它有“9字令”:叫“不打头,好下喉,醒酒快”。过去我们追求的那种一醉方休的岁月,其实已老皇历了,如今的人们是举杯能喝酒,完了事照干。这种适用于公务员和商务应酬的“神”酒,有人问我哪有?我说,“白云边”。是的,千年沉淀,美酒再现,不在天边,就在眼前。尊敬的汉中父老们,您们就停下脚步尝一口“白云边”吧,有钱的出个票子,没钱的捧个场子,我们代表荆州的乡亲们向您致谢了!
此刻,当“白云边”在汉中大开销路之时,我们想大声问:“汉中——你好!”
此时,我们更对这座同样养育着我们的古城说:“汉中——你真好!”




上一张:尤全生
下一张:叶 平
热门点击榜
 
 
自定内容
数据统计:
 
自定内容

汉中高端生活网 汉中同城生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15006668号-1 电话:0916-2858738 传真:0916-8106668 

 客服QQ1:2733041880 客服QQ2:2256025272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